【刀】微博上的系列整合一下

*遇见逆水寒
*和端游和原作没什么联系。
*叶问舟/方应看/燕无归/无情
*家里不收快递。

叶问舟

师兄这条线妹子要是死了这人估计就自己没什么好活了……
所以妹子死之前跪到了师父面前,“你老人家怀有通了天的本事,我这生与师兄总是别离多,相聚少。我自幼玩劣,功夫做人都学得不好,可师兄不一样,他年少有为,他人生还有很多事可以做。我时日无多,已经不能承欢师父膝下。可师兄可以,求师父想个法子让他活下去。”
师父他老人家看着带在身边视如己出的小姑娘,也是老泪纵横,点头应了她这个看似任性的要求。
那药性子烈,可吃了下去该不记得的事情也就一概不记得了。小姑娘提了一口气去找他,扑他怀里撒娇,用了十八般武艺把药让他吃了。
叶问舟末了还说了一句,“小丫头给的别说补药,就是毒药我也甘之如饴。”
她还是受不住哭了,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似得往下掉,叶问舟急得想抓住她手给她擦眼泪,可小丫头的衣服袖子还没有碰到,脑子一阵晕眩,迈出去的脚步还未站稳就倒了。
耳边最后一句话,不过是她说,“傻师兄,以后别傻傻被漂亮姑娘骗了啊……我会生气的。”
叶问舟这辈子活的还算命长,游山玩水,行侠仗义。
三清山上不知何时有了块无名的小墓碑,师父和他说那是故人之墓,因觉得三清山的星星好看便想死后埋在这里,好夜夜都能看见。
叶问舟不明白自己为何和一块墓碑一见如故,他闲时回山哪里也不去,就坐在墓前吹笛。
这事情他做了很多年,直到他双鬓堆雪。
这日,他不知为何心血来潮带了盘荷花酥去看那墓碑,同它说道:“我每次来看你都两手空空,今日带了自己做的点心,也不知你喜不喜欢……
“我记得你以前是……”

他说到这里突然如鲠在喉,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最后竟跪倒在墓前,仰天恸哭。

方应看

今日是候府大宴宾客的日子。
那个外邦来的客人是酒过三巡以后才站了出来,说是要献给侯爷一样好礼物。
方应看懒懒地抬着眼皮瞧过去的时候,看见了那礼物——是个美人。
他放下了酒杯走了过去,示意美人抬头。
方应看有些惊讶。
那美人眼睛像了她三分,鼻子像了四分,嘴巴像了六分。
五官凑在一起倒是真的很像某个人。
方应看想着。
可是那个女人不会用害怕的眼神看着自己,更不会朝着自己浑身发抖地跪了下来。
她只会蹲在那些卖小吃的街道里蹲上一整天,要不是彭尖去叫她,她还不肯回来。
见了自己还要扯他的袖子。“对不起嘛真的很好吃啊,我还带了点回来,你吃吃看呀。”
堂堂的候府夫人要什么没有呢,金银珠宝,山珍海味。
可她倒是嫌弃。
方应看着那美人说,“你很像她。”
外邦的宾客大喜,可准备要说话的时候,小侯爷却又开了口,“像到让我想起她原来是真的死了 ……”
他是不信神佛的,可她奄奄一息的那天,他第一次想要和老天爷做个交易。
让她回来,只要让她回来。
“我杀人她会生气的。”方应看笑着看那个美人。
“小丫头不好哄的,又不要钱又不要首饰,吃的也留不住她。”
外邦的宾客瑟瑟发抖,自知大错已犯,恐性命之忧,便也跪了下来,“侯爷,侯爷……”
“走吧。”
方应看重新坐回了主位,再也不看那人一眼。
宾客见杀人不眨眼的小侯爷今天竟然如此大发慈悲,连忙带着美人逃也似地离去了。
彭尖凑了过来,想要劝的话含在嘴里,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方应看眼睛不知看着何处,可突然自言自语道:“不杀人,她不生气。
“今天就舍得来我梦里看我了吧……”

燕无归

阿凉在沙漠的一家旅店再次见到了燕无归。
再见故人,阿凉已经不是当年的小孩子脾性了,他高兴地坐到了燕无归的面前,想要同他说最近已经没人可以再随便的欺负他了。
他已经变成了一个他以前口里说的强者。
可没料到自己话还未出口,燕无归却先说道:“你还活着,很好。”
说完还未等阿凉出声,燕无归转身离去。
他一个人行走在沙漠里,玉轮高悬,大漠里的白发青年宛如一匹孤狼。
——第九十九件事情,确认阿凉是不是还平安活着。
这是她走了以后,他替她做的第九十九件事情。
她最后的时刻,因得蛊毒深入经脉,剧烈的疼痛几乎让她呼吸一次就宛如万剑穿心。
她抓着他的衣领子,让他从她袖袋里掏出一张纸来。
苍白的面孔挤出一丝笑容,“闷葫芦,我知我要是走了你是要下去陪着我,保护我的,可是我这生活得太短,还有很多很想做的事情,这样好不好?你帮我完成纸上的任务再下来寻我可好?
“我武功不差的,一时半会还能撑着,你要是不完成了就来找我,轮回的路上你休想让我等你。
“你要知道我可是很记仇的……”

她纸上写了很多心愿,密密麻麻的一条接着一条,燕无归替她走过了她想看的所有地方,青山,大漠,雪山,丛林……
替她吃遍了天下她想吃的所有东西,最后替她见到了她最想看见的那些故人。
这是最后一条了,燕无归看着纸上写着——第一百条骨笛里找。
燕无归从脖子上取下了他带着那骨笛,因为主人长年的摩挲骨笛通身光滑极了。
燕无归仔细的找了一通,从笛芯里摸出了一张字条。
“最后一个心愿,闷葫芦长命百岁,百岁无忧。”
燕无归在月光下看着那个熟悉清秀的字迹,终于发出了仰天长笑。
她骗他……
她不允自己下去陪他……
“你竟然骗我……”

无情

无情回到府里已经是深夜盏灯时分,追命看着他匆忙回来还要翻看案卷,跟了上去,“我最近可跟没有你打赌,你房里的灯油可不够烧了。”
无情点了点头,手上点灯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
追命急忙上前几步又道:“金剑银剑没胆子,可我不怕,你这样不顾及自己的身体,你觉得小师妹她走得安心吗?”
无情点好灯看他,“我没有不要命的忙,我手边只有这一卷而已。”
追命看了过去,果然偌大个案几只有他手上的那一小卷。
追命一时无语,错怪了无情让他窘迫的挠了挠头,当年小师妹蛊毒入心,无药石可医,他可是亲眼看着这位大师兄把人抱着拜了堂成了亲的。
小师妹死后他在房间待了几天就出门了,把他们一甘人等吓了个半死,无情心思沉,面上是看不出来的。谁也不知道他之后会做出什么耸人听闻的事情来,大家提心吊胆了好久,见他如往常一样查案办案,这才隐隐觉得说不定无情是真的放下了。
金剑银剑进门的时候见追命大人站在那里跟个木桩似地,想要报告的事情一时含在口里没说出来,反倒是无情发现了他们,唤他们进来让他们但说无妨。
金剑银剑便恭敬地把今天的调查情况说了,末了添了一句,“昨天碰到的那位大娘又问起公子,不过好在公子那时说自己娶亲已久,所以也就没有再过多的纠缠我们,不然那个大娘定是要缠着公子介绍姑娘的。”
追命一听,千言万语涌上喉头,可最后却只丢了一句你好好保重便逃也似地离开了。
金剑银剑一脸不解,反倒是无情神色未变,他低头看着案卷,随口又问了一句。
“后院之前栽的梅树如今怎么样了?”
“公子亲手种得哪有长得不好的道理。”
“那就好。
“她太迷糊,记不得路,家里梅花开了,她也就懂得回家的路怎么走了。”

2018-08-26 44 863
 
评论(44)
热度(863)
© 春日在天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