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快乐

*之前写的古风小夫妻。搬过来祝大家七夕快乐。
*我古风写的不好大家看在节日份上手下留情。

友邦来的那个异国皇子最近心情不好,接待的使臣知道这位伺候不好是要掉脑袋的,便颤颤巍巍地去打听了,这才得知跟在皇子身边的那一只小白猫丢了。
“那白猫通人性的很。”皇子旁边的随从小声地说,“我们皇子捡来的时候就小小一只,被泥水浑得像只黑猫,我们皇子人好捡回去让人洗了,才发现白得跟珍珠似,皇子爱宠极了是每天都要放在身边养的,哪里知道一来这里,一眨眼功夫就跑没了。”
接待的官员听得大汗淋漓,虽然猫就是个小玩意,可这前面加了个皇子的爱猫那意义可就大不一样了。
“我们这就去找!我们马上找!!”
官员们一窝蜂的在城里广发寻猫启事,寻到白猫者重重有赏,城里的小老百姓们看到赏金眼里发亮,不出几天各种大猫小猫就堆满了官府,一堆人看着那些动物们喵喵叫个没完,脑袋是头疼极了。
然而这还不算完,第二天异国皇子亲自大驾光临,看了眼挤得官府猫满为患的那群动物,摇了摇头,“都不是。”
都不是能怎么办?
放了猫!继续找啊!

可引起了如此轩然大波的那只白猫到底在哪里呢?
她此时看着寻猫公告上毛笔画,嘴里叼着刚从烧饼婆婆那里讨来的芝麻饼,小姑娘上下打量了那画一番。
“我比这个可爱多了啊!”
她有些气愤想要冲进官府和画师理论,不过脚夸出去了两步就拐了个弯,她才不是傻瓜蛋会自投罗网呢!
“都怪棋洛那个大笨蛋!”小姑娘叼着饼哼哼唧唧,鼓鼓的脸气呼呼地,她想她再也不要理棋洛了。说好的大江大河都要带她去看呢!结果一来到这里,就把她关着哪里也不许去。
对了,棋洛就是那个异国来访的皇子殿下,他一头金发耀眼极了,五官深邃的外邦男子一进了都城就得到了街边女孩子投过来的瓜果手帕,有的小姑娘没注意还把窝在棋洛旁边睡觉的小猫咪给砸醒了。
那个时候,棋洛笑眯眯地摸了摸她的头,“不疼不疼,等等我们就去吃香喝辣的!”
结果哪里来的吃香喝辣!!小姑娘想到这里气不打一处来,哼哼唧唧地踢着脚边的石头,直到是人流突然耸动把她挤到了街边上,小姑娘才发现她好像来到了一条很多人的街道。
旁边都是一对一对的浓情蜜意的才子佳人。
“爷爷这都是在干嘛啊!”小姑娘好奇地问了句街边卖着面具的老人家。
“丫头不知道?今天是有名的灯会啊,你来我这里买个面具,到时候找到心仪的男子,摘下了面具把手里的自己贴身的信物给他了,牛郎织女就会保佑你们恩爱两不疑啊!”
小姑娘哦了一声像是听懂了,但是又觉得这个是骗人的玩意,拒绝了热情推销的老人家,一个人走了。
只不过她走了没多久,看着这人来人往的热闹,突然又觉得很难过,早知道就不和棋洛赌气了。
——大笨蛋为什么还不找到我!
“再找不到我就一辈子不理你!”
“那就糟糕了。”
有个戴面具的男子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小姑娘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牵着手一路跑了起来。
直到两个人气喘吁吁的跑到了一个人少的角落,戴面具的男子才停下了脚步,开始数落起来。
“不是说好了不要乱跑了吗?为什么跑出来也不跟我说一声啊,你不乖我要罚你的!”
熟悉的声音,小姑娘伸手把男人的面具揭了下来。
金色的头发在明月之下熠熠生辉。
“是棋洛!!!”小姑娘开心地扑了过去。“你还是来找我了!”
“我不找你找谁啊?”异国的皇子没有了那些应酬宴会上的威严,他像个邻家的青梅竹马的小哥哥一样,一边红着脸一边给小姑娘整理跑乱的头发。
“以后可不许乱跑了!知道吗!”他担心地要命,他把自己的心都捧了出来,可不允许她随便的消失不见。
他会难过死了。
小姑娘哼哼唧唧地点了头。
棋洛继续说,“更何况今天日子不一样啊,你要是被人家随便牵走了可怎么办啊!”
“日子?”小姑娘明知故问:“什么日子?有什么不一样啊……”
“就是不一样的日子啊!”皇子避重就轻地回。
小姑娘意味深远地哦了一声,把棋洛平常挂在自己脖子上那半块玉佩拿了出来,“刚刚跑得那么厉害,这个你没有跑丢吧?”
丢什么也不能丢这个啊……棋洛把自己的那半块拿了出来,小姑娘就着他的手一拼,玉佩严密服帖,又回到了完整的一块。
棋洛刚要说你看没丢,就没想到小姑娘这个时候竟然速度飞快地在自己的脸上亲了一口。
小姑娘退后了几步,俏生生地站在月光下看着他。
今夕何夕,得此良人。
“他们说的啊,信物拿了出来,以后我们就是恩爱两不疑,大概就是不会分开了吧?”
棋洛有些惊讶,可到底最后还是笑了起来,他点了点头。
“嗯。”
“我们永远也不会分开了。”

end

2018-08-17 5 244
 
评论(5)
热度(244)
© 春日在天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