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许墨写的两个片段

——长生不老的许墨设定,许墨视角

我第一次见到她是在一个非常普通的午后,炙热的阳光一如百年前一样,平淡无奇。我和往常一样,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看着闲书消耗着时光,或许消耗这个词已经不太适合我了,应该用浪费?
她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穿着一条蓝色的裙子,那让我很容易地联想到我以前去过的海边,让人感觉舒适且凉爽。她的眼睛亮亮地,神情中带着一丝羞怯,她小口喘着气,同我说:“不好意思,请问您有看到一只猫路过吗?”
我看着那枚因为风吹落在她头发丝上的落叶,笑了,“你说你吗?”
她惊慌失措地摆起了手,“不是的,是真的猫。”
她害羞的表情可爱极了,我甚至一时间想不出什么形容词,大脑那瞬间空白让我有些觉得惊奇。
我好像听见了一个沉寂已久的东西重新跳动起来的声音。
那是我的心吗?
我抱歉摇了摇头,她的脸上显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如果可以……”我对她说,“我能帮你找吗?”
她笑了起来,“真的吗?那太感谢了。可是会不会太麻烦您了?”
人类的电影从无声的黑白变成了有声的彩色,就像我的世界在这一刻一样。
它开始变得光彩夺目。
这漫长地永无尽头的日子终于要结束了吗?
“我叫许墨,是一名大学教授。”

——席慕容的诗

裹着毯子站在我旁边的悦悦猛然地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她一边伸出手指搓了搓鼻子,一边哀怨得看着我。
“老板,一定要这种深山老林里头拍星空吗?”
我点了点头,坚定地说,“这次有关月亮的奇景很难见到,城市里受了污染又遍地都是高楼,没有山里容易观测和拍摄。”
悦悦见我如此执着,知道再劝也没用,于是她乖乖地裹着毯子跑到摄影师那里去嘘寒问暖,争当一个好后勤。
我看着她的背影,悄悄叹了口气。老实说我很没有信心,有时候观测天象也需要老天爷的帮忙,谁知道等等会不会飘来一朵云又或者下了一场雨,那么所有的辛苦都会付诸东流。
要是换成原来的我,尽人事听天命,大概不会像这样如此的执拗一件事。
想起我上学的时候,那时候性子弱,多半是人家推一步我再走,是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变成了所有事情必须尽善尽美,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呢?
脑袋里浮现出了一个人影和一个答案。
——明明是他和我说,说我可以慢慢地来。
为什么再这个时候又会想起他呢?
我摇了摇头,试图把一个人的影子赶出脑海里,却不料这个时候手机响了,我慌乱之中来不及看名字就接了起来
“喂,你好。”
“是我,许墨。”
我脑袋里一瞬间的只有空白,这个人的声音通过电磁波传到我的耳边,脑海里变得什么也无法思考了。
我听见自己近乎是本能反应的向他提问,“这么晚了,怎么打电话过来?”
“因为想和你一起看月亮。”
“你知道我在哪里吗?”我轻笑了起来。
“你知道的,只要我愿意,我总能找到你。”
“怎么可………”我想要否定他的话却又忍不住从电话里抬起头来。
我看到他了。
许墨迈着和往常一样的步子,慢慢地朝我走来,月色美极了,像纱一样温柔地给他披了一件朦胧的外衣。
他的五官精致好看,狭长的眼盛满他可以给予的所有爱意,我愣在原地,没有办法做出任何反应,只能在他走近我的时候,傻愣愣地问了他一句。
“你怎么来了?”
“我踏月而来,只因你在山中。”

2018-07-29 9 152
 
评论(9)
热度(152)
© 春日在天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