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鬼知道我在扯什么

*只是想看他们坐在一起晒老婆。

周泽楷从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在一个商场的咖啡厅里,和霸图那位鼎鼎有名的牧师安静地坐在一起。
更正一下,是前牧师。
周末陪沐橙例行的逛街活动,他永远是在一边默默刷卡的那一个角色,而在和前来s市游玩的沐橙好友意外碰见以后,他这个刷卡的职能都被简单地开除了。
“本来想明天去你家,再和你说我们来了的。”楚云秀一边感叹缘分真奇妙一边挽着沐橙的胳膊准备浪起来,这位曾经的联盟女队长英姿飒爽,是在联盟开会的时候站在所有男队长面前都毫不逊色的角,于是周泽楷那句等等都没有说出口,就被沐橙安排到了咖啡厅等着,同样被推过来的还有楚云秀的那位先生——张新杰。
不过比起周泽楷来,这位同学倒是面不改色十分谈定地点好了咖啡,找了个安静的位置坐下,也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本口袋书顺势看了起来。
那个架势起码也是陪楚前辈风风雨雨得逛过了数不清的街练出来的,周泽楷自然不会输,他也不动声色地点好了咖啡,坐到了张新杰的对面。
可惜我们的周队手里没有口袋书,而他还是个不擅谈话的人,想了想也只好拿出手机来,默默地打开了那个长年累月都有人at和私信他的微博账号。
周泽楷难得有一份闲心从头到尾的看了下来,告白的私信大同小异,谩骂的也是一样。看久了反而让人犯困,周泽楷诚实地打了个哈欠。
张新杰这个时候也把书收了起来,他觉得自己作为前辈,不聊天是不太好,可令人头疼的是他看到周泽楷脑袋里全部都是那些荣耀相关的数据,还在联盟的时候这位就没有让他轻松过,枪王的名号都是他一步一步打出来的,谁也不会说句不是。
张新杰想到这里倒是突然觉得有些有趣,霸图的副队和轮回的队长有朝一日同坐在一家咖啡厅里等老婆,这可能是他曾经刚进联盟的时候完全想象不到的事情。
然而更令他想不到的是——周泽楷竟然率先开口了,虽然话题让他有点摸不着头脑。
周泽楷问他,“楚前辈会踢被子吗?”
张新杰摇了摇头,回答地很诚实:“云秀不踢被子。”
“哦……”周泽楷露出了懊恼的表情,像是失去了参考价值叹了一口气,“可是囡囡踢。”
囡囡不是江南水乡用来称呼小女儿的吗?
张新杰愣了一会,他十分确定周泽楷家并没有女儿,所以囡囡说得只有一个人,就是那个苏沐橙……
那个火力全开能把角色炸上天的苏队……
随便了,反正自己窝里的也是暴力法师,还是一个一出场底下小女生哇哇乱叫的那种,结果在家里还不是傻乎乎地就撞到门框上,还要泪眼汪汪地冲他喊疼。
——是个又可爱又傻的姑娘。
张新杰想到这里不由地笑了笑。
他又觉得自己好像失礼了,于是严肃了下表情,“苏队那么大的人还会踢被子?”
周泽楷很苦恼地点头,“这样容易着凉感冒。
“心疼。”
张新杰这回觉得自己被咖啡呛住了,他怎么莫名其妙之间体会了一把吃狗粮的感觉?
明明他是那个经常被人说成惨无人道发狗粮的?
是胜负欲也好,还是电竞遗留下来的那种永不言败的精神也好,总而言之,张新杰发话了,“云秀虽然不会踢被子,但是她爱抱着我睡觉,也很烦恼。”
周围传来了砸桌子的声音,大概是幻觉。
然而周泽楷的buff点得够满,牧师这个狗粮dps打下来不痛不痒,他反而十分不能理解张先生的甜蜜烦恼道:“…我抱着囡囡的…不懂。”
以前霸图和轮回的胜率是多少来着的??
张新杰清了清嗓子,“这样阿……”
“云秀其实缺点不止一个,我平常不让她进厨房的。”
“为什么?”
“怕她受伤。”
真的不是错觉吗?为什么周围砸桌子的声音变大了?
周泽楷很仔细地思考了下,“我都不知道……
“沐橙没下过厨。”
所以自然不知道她在厨房会不会受伤这个问题。
张新杰随口问了句,“你煮?”
“我煮。”
……
张新杰努力想了想,这位还没有退役的时候,是个什么画风来着的?
两个人瞬间沉默了下来。气氛有些诡异,明明是个闲话家长的环境,怎么变成这样了?
好在楚云秀和苏沐橙这个时候回来了,两个人一人搬了一把椅子坐到了自家先生的旁边。
“会不会特别无聊啊。”沐橙拉着周泽楷的袖子小声说,“我想了想还是先回来,逛街明天在和云秀一起去。”
周泽楷摇了摇头,又觉得沐橙这个样子特别宠他,于是开心笑了笑。
云秀见了大呼,“长得帅就是好啊,看着小周你都发不了脾气。”
张新杰欲言又止,哪里想到云秀凑了过来,“但是我家新杰我的菜,看久了也是好看的!”
我家这个词,云秀用的不错。
沐橙听得受不了,“够了阿,喂什么黄金狗粮阿,输了输了。”
云秀朝着沐橙哼了哼,一副姐发了狗粮你就给我吃着的表情。
张新杰看着她的侧面,想了想,虽然自己输了,但是云秀赢了的话,也算扳回一局。
自家人不用分得那么清楚。

end

2018-07-07 22 241
 
评论(22)
热度(241)
© 春日在天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