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私设周棋洛的过去的故事

*瞎几把扯
*时间线是国外乐队旅行演出那边。
*随便看看,扔砖头不要扔我脸,谢谢。

周棋洛最近把头发染成了黑色,他一走进乐队的排练室,队里的吉他手,见他这个样子朝他吹起了口哨。“Kilo,你这个样子真酷!今天晚上也会有女孩子对着你尖叫的!”
周棋洛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走到旁边的沙发上,把卫衣的帽子往头上一盖,闭眼睡觉。
昨天晚上那个网站的程序把他弄得生不如死,现在脑袋里还旋转着那些乱七八糟的代码,他累了,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
吉他手耸了耸肩膀,一点也不在意kilo这副高高在上不理人的样子,反正只要他晚上起得来,那么今天一定也是大赚一笔的一天。
毕竟这小子唱歌起来太迷人了。
是的,迷人。
只要站在舞台上,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吸引住台下所有观众的视线,他低垂的眼睫,漫不经心的嗓音,甚至是抬起头来,不知道看向哪里的眼神,都能引发一轮又一轮狂潮。
城里新开的那个地下酒吧因为有了他们这个乐队在,每晚都能爆满,酒吧老板汤姆是个势利眼,知道乐队是个摇钱树的存在,扒着他们硬是让他们多在这里留了几天,甚至不惜为此开出高价。
不过kilo不想走,他们这些乐队成员倒也无所谓。
周棋洛醒来的时候,乐队的小子们在一边喝啤酒一边评头论足杂志上哪个姑娘身材火辣。周棋洛被他们吵的皱起了眉头,他心烦意乱地摸了摸头发,站了起来。
乐队成员听到他的动静,转头看他。
“你去哪里?等等就要演出了。”
周棋洛摆了摆手。
“抽烟。”
他走出排练室,走到走廊的尽头,身体随意的靠着墙壁,从口袋里掏出了烟盒。
尼古丁这种东西对他来说远比不上可乐,只不过是这种呛人的气味能意外地让他冷静下来。
棋洛嘴里叼着烟,手里的打火机明灭的忽闪了两下,烟点着了。
他手上一堆的手链手环随着这些动作,轻微的发出碰撞声,周棋洛随意地拨弄了两下。
乐队成员的讨论声从排练室的那头传来,嘻嘻哈哈无所禁忌。
姑娘们什么地方都能被拿来当作笑料讲了。
可是他的念头里这个时候却突然地窜出了一个奇妙的想法。
她应该不喜欢自己抽烟,可以戒了。
她就像甜甜圈一样,又香又软又美好。
他的光。
他的梦。
周棋洛想到这里,用手指把那一大截的烟掐了。
他重新走回排练室,走廊过道上擦的发亮的瓷砖印着他的侧脸。
还是把头发染回去吧,周棋洛停下了脚步,伸手捋了捋自己的黑头发。
金发好像比较受女孩子欢迎。

乐队不出意外的又获得了一场演出的成功。汤姆看着乐队的领队,央求着他们明天还能留下来。
然而当领队看着kilo丝毫不留念的眼神以后,坚定地摇了摇头。
金钱不能决定他们的去留,只有主唱可以。
之后的庆功宴,老规矩kilo缺席,但是不妨碍这群年轻人热热闹闹到通宵。
“其实,我很好奇kilo每次都不来庆功宴,他去干嘛了?”
“谁知道那家伙去干嘛了?上次不是被人看见他在地下通道和一个老乞丐坐在一起。”
“天哪,kilo真是一个看不懂的家伙。”
“他看不懂的地方还多着呢!”

周棋洛并不介意别人对他的看法,即使是多年的乐队成员他也毫不在意。
他在回酒店蒙着被子大睡一觉后,披着清晨的朝露去附近公园广场上喂鸽子。
天还蒙蒙亮,半是夜色半是黎明。
公园的鸽子正在悠闲的散步,看到走来了一个黑头发的小伙子也不在意。周棋洛找了一个公园的长椅坐了下来,他一边哼着歌一边掰着面包,自己吃两口给鸽子留两口。
一开始也没几只鸽子过来,后来估计是大清早大家都饿了,越集越多,最后公园里的鸽子全部都聚集到了周棋洛的旁边。
太阳逐渐升起,驱散了周棋洛一身的寒意,鸽子们吃饱喝足,随着阳光四处飞散。
周棋洛掏出了随身背包里头装着的那个本子。
翻开来里面全部都是未完成的曲子。
他突然有了灵感,开始了涂涂写写。
前来清洁的工人被眼前这个画面所震撼,坐在铁质长椅上的少年,带着深切的爱意正低头握笔书写,他的脚边还有几只鸽子在漫不经心得吃着面包屑。
而少年的背后,地平线之间,太阳正朗朗升起,浮云无声,只余金芒。
那个时候,他还不懂这宛如中世纪油画场景里才会出现的美好少年,将在不久之后响彻世界。
而对于周棋洛来说,这不过是与她相见之前,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小日常罢了。

end

2018-05-30 12 305
 
评论(12)
热度(305)
© 春日在天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