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色

*此文将收入于我的许墨个人本《十二首情诗和一首绝望的歌》
*婚后设定,有ooc,慎入
*放文给本子预热。请大家多多支持。

我回到家的时候,许墨正在厨房里切菜。
这是我这几个星期以来最早的一次下班了,然而还是太迟了,原本脑袋里幻想的所有关于假期里头和教授先生的安排,全部因为手头的项目而宣布告吹。
我坐在椅子上有些不开心得踢了踢脚上的鞋子,许墨估计听到了动静,他从厨房里走出来拿着锅铲看着我。
“怎么了?”
我回头望着他,原本高高在上的男人系着格子围裙笑咪咪地洗手给我做羹汤,换做是任何一个女人都应该感到足够的自豪与骄傲。
可我没有,我站了起来,走到了许墨面前,伸手抱住了他的腰,用脸蹭了蹭他。
许墨手里的锅铲放下也不是拿着也不是,他只好无奈得伸出另一只手,摸了摸我的头,“要抱等会让你抱个够,现在先让我煮饭好不好?”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放开了他。
等许墨进了厨房,我听见了包里手机响起来的声音,是工作,我催眠着自己去接电话。
等一切事宜处理稳妥以后,许墨已经坐在餐桌旁很久了。
我看着盘子里还冒着热气的菜肴,就知道教授先生已经把它们又重新的加热过一遍。
我拉开椅子坐了下来,却没有动筷子,内心的愧疚感因为那通突然来的工作电话而更加的旺盛。
我甚至低着头没有看着许墨,就开了口,“你会不会有时候突然觉得我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太太?
“又或者说一位理想的妻子。”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问题。”许墨回我,“仅仅是因为许太太这几天忙的没有空理他的先生吗?”
我猛地抬起了头,教授先生的语气平淡极了,就像是在讨论今天的天气好不好那样,随意得仿佛那些事情不值得一提。
我突然觉得委屈,明明我不是这样的性格,我伸出手来,“许墨,你抱抱我好不好?”
我同教授先生撒娇的次数不算少,因为能从他那张处变不惊的脸上哪怕窥探出一丝因为我而升起的无奈与妥协,都会让我有一种得意洋洋的胜利感。
毕竟眼前的教授先生是我与名为许墨的这个人抢来的,用了所有的力气与心,拿他们去赌唯一一次的爱情。
也正因为如此,我现在才格外的丧气,没有人会把自己费劲心力得到的东西弃若蔽履。
许墨站起来走到了我面前,这一次他难得的没有因为我的撒娇而妥协,他没有抱我,反而是单膝跪地的蹲在了我的面前,许墨执起了我的手,把它们放在了自己的脸上。
教授先生说,“我的小姑娘把我拉下了凡尘,为什么还要重新把我捧回到神坛上呢?”
“许太太,你的先生一直认为爱一个人要让她属于自己并没有错,可是在这之前她是属于她本人的。
“我想和你一起过一生,我也有足够的耐心等我的小姑娘长大,但是那并不意味着小姑娘的人生直接变成了我的人生。”
许墨握住我的手放到他的唇边温柔地亲吻。
“你永远都是自由的。
“不必因为任何人任何事而束缚住了自己。
“更不需要因为我。”
我忍不住的也跪到了教授先生的面前,“可是,你孤独了那么久……
“不可以在寂寞下去了。”
许墨弯起了嘴角,他的笑意变得浓厚,“是的,我孤独太久了。
“可是,你来了。
“我就再也不会孤独了。”
我摇了摇头,“但是我不能陪在你身边,我想到这几天你一个人在家里吃饭睡觉再醒来,就觉得难过。”
许墨笑出了声来,他终于无法抑制地把我拉进了他的怀里,“为什么我的太太可以那么可爱呢?我想这应该是研究一辈子都没有办法得到正确答案的课题。”
我听的忍不住想锤他,“我说的是认真的呀。”
许墨低头吻了吻我的发,“嗯,我知道。”他说,“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我下意识地接了一句,“子非吾,安知我不知鱼之乐?”
“既然道理都懂,为什么会觉得我还是孤独的呢?”
许墨把我抱在怀里,用手安抚着我的背,他温柔的抚摸让我心里柔软的一塌糊涂。
“我以前只觉得你所说的那些睡觉进食不过是人类维持身体机能的一部分而已,它们对我来说毫无意义,但是有了许太太一切都不一样了。”
“不一样?”我抬起头望着许墨。
他笑弯了眼角,“是的,不一样。”
吃饭的时候也会开始惦记起小姑娘吃饱了没有,睡觉前希望她能安安稳稳不要踢被子,早上醒来又会记挂起来她有没有忘了吃早饭。
一切都不同了。
曾经孑然一身的许墨,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世间万物一切皆是数据,在他眼里不过都是死物,了无生趣。
但是有了他的小姑娘,内心起了波澜,山不再是山,水也不只是水,一切都有了念想。
他想原来喜欢人是一件如此美妙的事情,舍不得和她生气,她哭了自己的心会疼,又看不惯她和别人太过亲近,心里会开始滋长那些嫉妒,但是只要她站在了自己的面前,许墨便会想,那些东西算的上什么呢?
他不过就是想要让他笑而已。
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并不是完美的,对于科学研究来说,不完美总是意味着失败,可是他如此享受着这样的失败。
许墨看着我,黑紫色的眼瞳里即是宁静的又是汹涌的,可他最后什么也没说。
教授先生缓缓地伸出了一根手指贴近了自己的唇,“而这些不一样许太太只要只其一不必懂其二就好了。
我还想继续深究下去,可是许墨却不允许,他低下头狡猾地把我吻得晕头转向之后,他拍了拍手,“既然问题已经解决好了,那么我们可以吃饭了吗?”
我脸色通红的从许墨的怀里挣扎出来,乖乖地做回到座位上去,回想起刚刚闹的这么一出,越发觉得丢人,最后只能愤恨地咬着筷子尖,仿佛自言自语道,“虽然心里的问题解决了,可是我还是很想跟你在一起,哪怕是一起看星星也好……”
然而残酷的现实摆在我的面前,手上的项目离结束其实还有一大段距离。
许墨坐在我对面,轻轻的笑了。
“这有什么难的。”
他意味深长的说道。
然而即使在睡觉前教授同我说了晚安之后,我也没有想到他说的那些话原来是真的。

——是梦境。

在结婚之后就很少使用Evol的许墨,把我从沉睡中唤醒,他随手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的薄毯裹在我的身上,我此时揉着眼睛一时间竟然有些反应不过来,直到是我看到了眼前出现了下班回家的许墨我才反应过来。
“是曾经的回忆吗?”
许墨搂着我一边替我挡着夜晚的凉风,一边他点着头,“是的。
“还记得以前跟你在电话里头说过的吗?”
我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又打量了一圈周围的环境,我心有所悟地同许墨说,“是不是那条你研究所回到我们以前做邻居时候那栋房子的路?”
许墨亲了亲我的额头,表示对我回答正确的奖励。
“我把海风与夜色封存了起来。想着有一天能和你一起欣赏。”
我随着许墨的这句话,看向夜晚城市里寂静的这一角,闭着眼睛感受着海风吹拂过皮肤的感觉,而此刻这样的月色美得令人几乎要落泪。
原来在我们还没有交往,没有互相倾心的时候,许墨都是这样一个人孤独地走在路上,月色作陪,星辰为伴。
我不由自主地伸出了手,想要触摸一下离我好像很近很美的月亮,结果当然是徒劳无功。
面对如此夜色,心生感叹好像理所应当,我同许墨说:“月亮因为引力被吸引住所以绕着地球旋转,是不是就好像我被你所吸引一样呢?”
许墨却无奈的笑了,“然而月亮与地球一方面相互吸引着,一方面又因为星球之间相互吸引的力量和旋转运动所发生的,由中心向外侧疏远的离心力,而使得两者之间保持着绝妙的平衡,这样月亮才不会离我们才不会太过遥远又或者太过接近。”
“所以才像你吧。”我垫起脚尖亲了亲我的教授先生,“害怕太过接近而毁掉自己的离心力,以及无法拒绝的吸引力。
许墨似乎被我的言论给愣住了,他过了好一会才抱着我又重新的看向了夜色中的明月。
“好像是这样。
“万有引力是相互吸引孤独的力量。宇宙正在倾斜,所以大家渴望相识。”①
我听的笑了起来,我看着许墨,只觉得他眼里的涟漪就像摇碎了一尘星屑,令凡人着迷,我想这是我的先生,我与这世间赢来的的心上人,我毫无悔意,一心一意爱着的那个男人。
以前许墨回家的路一个人走,而现在不用了,他有我了。
我无不感慨道:“正因为如此,所以我认识了你。真好啊,我的先生眼中芸芸众生,而我有幸成为其中之一。”
许墨却摇了摇头,他伸手温柔地抚平我被海风吹乱的发,一点一点地把它整理平整,“不是这样的,我的许太太。
“对我来说应是人间无趣。
幸亏有你。”

End

①出自谷川俊太郎《二十亿光年的孤独》

2018-04-26 15 295
 
评论(15)
热度(295)
© 春日在天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