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病

*小短文
*愚人节快乐???
*ooc作者了解一下

偶像先生生病了。
棋洛烧的分不清东南西北,他在床上泪眼婆娑的看着我,"为什么薯片小姐在我家?"
我弯腰给偶像先生换好了冰袋,用最轻的语气跟他说话,"因为我们结婚啦。"
"结婚……"棋洛烧的脸红通通的,他把被子拉到了鼻子以下,整个人仿佛要藏进去一般,小声地回我,"为什么会结婚啊?"
棋洛一双蓝的似海的眼睛,清澈极了,被他望着,我心都软了。
算了算了跟病人计较什么,我一边扒拉被子一边对他说,"因为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啊,所以就结婚了。"回答完这个问题,我又哄道,"先好好睡觉,等等起来吃药好不好?"
棋洛皱了皱眉头,"吃药好苦。"
……我怎么记得结婚以前你是不怕吃药的???
"那我们先吃药,等等吃药吃完吃糖好不好?"
棋洛这才点了点头。
我在心里舒了一口气,转身准备往外走,没想到偶像先生竟然拉住了我,我回头看着那只从被窝里伸出来的手拽着我的衣角,一脸不解,"怎么了。"
棋洛对我说,"你要去哪里?"
"我要给你去拿药啊。"
"可是,我们不是结婚了吗?"
这是哪里来的因果关系??
棋洛一脸正义凛然地继续说,"结婚了就要一直待在一起。"
好吧,好吧,病人最大,我等他睡着了在离开应该也不迟。
我坐回到了床头,抓着棋洛的胳膊把他塞回到被窝了,又去看着他,"现在我不走了,偶像先生可以乖乖睡觉吗?"
棋洛迷茫的看着我,仿佛再思考。没过多久,他小小声地开口,"睡觉前可以提一个要求吗?"
"什么要求?"
"要抱抱。"
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会撒娇的周棋洛……
偶像先生再一次把胳膊从被窝里伸了出来,"要抱抱。"
我认命地隔着被子躺在了棋洛的身上,让他的脸埋进了我的肩窝。
他的侧脸贴在我的脖颈上,皮肤烫的能灼人,可我依然听见了偶像先生满足的叹息。
"薯片小姐香香的,甜甜的。
"像蛋糕,最好吃的蛋糕。"
我抚摸着他柔软的头发,仿佛抚摸着一只大金毛,我诱哄着他。"快睡觉好不好,睡醒了,我们吃蛋糕。"
"可是我想吃你。"
……
他一定是烧糊涂了,我想。

我好不容易把偶像先生哄睡了,刚离开卧室准备去厨房倒水,就听见了门铃响,我打开门,看见沈远露出了担忧地表情,"那小子现在怎么样了?"
我叹了口气,"烧的好厉害,都糊涂了。"
"糊涂?"沈远神情凝重地看着我,"具体怎么糊涂的。"
"就不记得我们结婚了啊,非要我告诉他,又怕吃药嫌弃药苦,又各种撒娇。"
沈远恍然大悟,他哦了一声,"我知道了我去看看他。"
我点头,"你小声一点,好不容易哄睡觉的。"

*
沈远进了卧室,周棋洛原本睁开的眼睛在看到进来的人是谁以后,失望的闭上了。
"你良心不会痛吗?"沈远笑的阴森森,"不记得结婚?吃药嫌苦?你家那位是关心则乱,我还不知道你?发烧只会睡觉,吞药就跟玩一样的……"
周棋洛睁开了眼睛,依然病着的双眼,此时却透露出一股得意,"夫妻情趣,你不会懂。"
沈远气的被噎住,刚要反驳,就听见开门的声音,我端着药和水出现了。
我发现棋洛醒了,赶忙上前让他吃药。
棋洛不肯,他难过地说,"太苦了。"
沈远想什么是演技,这就是。
我继续哄他,"不苦的,吃完我们吃糖。"
偶像先生想了想,"不想吃糖,不够甜。"
"那你想吃什么呀?"
棋洛抬头,眼睛里像盛着一汪春水,软的不得了。
"要亲亲。"
我刚要准备开口,沈远走上来劝我,"他病糊涂了,你别理他。"
偶像先生委屈了,他看着我,一言不发。
我转过身去斥责沈远,"棋洛病了,你让着他一点不行吗?"又回头对偶像先生说,"可以,你乖乖吃药什么都可以。"
棋洛嗯了一声。
我看着他吃完了药,按照约定亲了一口偶像先生。"现在要继续好好睡觉,病才会好。"
棋洛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
我见状准备离开卧室,走之前对沈远嘱咐道,"不要待太久,别吵到棋洛睡觉。"
沈远看着我离开的背影,转回头盯着周棋洛。
"以前觉得你拿演员奖多少有人气影响,现在觉得我错了。"
周棋洛闭着眼睛却依然露出了笑容。

一半属于天堂,一半来自地狱。
一半是纯真的天使,一半是狡猾的恶魔。
世间曾经令他万劫不复,只有她让他成为了神。

"羡慕吗?
"只会属于我的薯片小姐。"

End

2018-04-01 21 563
 
评论(21)
热度(563)
© 春日在天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