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醋

*会收入到偶像先生的本里去。
*庆祝一下首页今天因为新卡面过节。
*一个看起来特别弱智特别ooc的故事。
*见我慎入。

偶像先生生气了。
理由是家里新来了一位成员,一只猫。
那只猫小小的乖乖的,本来是悦悦朋友寄养在她家里的,哪里料到寄养了两天,发现悦悦父母都对猫毛过敏,悦悦走投无路只能来公司求救,问了一圈同事,结果不是家里不方便就是同样对猫过敏的,悦悦只好问到了我这里。
我看着悦悦手机相册里的那张小家伙的照片,一时心软,又想了想棋洛以前有事没事也爱喂猫,如果家里多了只猫,他应该会挺开心的,遂点头同意了。
悦悦抱着我痛哭流涕,说周棋洛夫人粉丝后援会近期一定会努力发微博,努力在把我吹上一层楼。
"那个后援会竟然还没有倒闭?"
"没有!"悦悦笑咪咪的回我,"只要正主继续发糖,我们就永远不关博!"
我深刻觉得悦悦这精神努力用在工作上,我们公司大红大紫应该指日可待。

小猫在我下班之后,很快的送到了我手上。
我按照之前网上查询过得各种养猫指南,把该买的东西买齐,带着它开始过起了有猫一族的生活。
小猫刚来的时候,对于我们家其实挺陌生的,后来发现这家空荡荡的只有一个女主人以后,它就透露出了本性,开始上蹿下跳十分活泼,棋洛不在的时候,有它陪着我也不算孤独了。
只不过,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偶像先生竟然提前结束海外行程回家了。而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他家里有了猫这件事情。
棋洛打开门的时候,我正在厨房给自己下面条,我听见了动静,狐疑地走了出去,就看见了原本似乎想要悄咪咪溜进家的棋洛对着那只小猫,认真地打量起来。
"?不是说过几天才会回来吗?"
棋洛听到我的声音,转过头看着我,他指着那只猫,问,"这是哪里来的?"
而家里的小猫咪也扭头看了过来,它喵喵的叫着,好像也在询问我,"这个轻而易举踏进家门的男人是谁……"
一人一猫的气氛实在是剑拔弩张。
我干笑了两声,同棋洛开始解释起了来龙去脉,最后总结道,"只是寄养一段时间,之后会送回去的。"
偶像先生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哦了一声,他走过来,脑袋搁在我肩膀上。一字一句的问我,"它是公的还是母的?"
"公的?怎么了?"
棋洛撇了撇嘴,"情敌。"
我笑了起来,抬手摸了摸他的头发,"什么情敌,那只是一只猫,你以前不是很喜欢猫的吗?"
棋洛一本正经地回我,"那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了?"
"它们不会和我抢老婆。"
简直让人哭笑不得的回答。

我放轻了声音去哄这个不知道吃了哪门子醋的先生,"这只也不会和你抢啊。"
棋洛抬起头来,"你确定吗?"
"确定啊。"我惦着脚去亲了亲偶像先生,"我最喜欢你啦,所以谁也抢不走的。"
棋洛红了一张脸,乖乖地放开我,提着行李去浴室洗漱了。
我得意洋洋地回到了厨房,为自己的聪敏才智点了一万个赞,小猫这个时候也走到厨房来抬头看着我。
我对它说:"要和我家先生好好相处啊。"
"喵。"

事实证明,我想太简单了。
哄好的偶像先生看着我提前离开饭桌,去喂猫的时候,他不开心了。
棋洛很少生气,至少在我这里,他基本不怎么生气,我们也约定过,碰到什么事情都不能吵架,要好好商量着来。所以,他难得不开心的情绪如此明显。
偶像先生坐在沙发上,看着我哄猫吃饭,我明显的感觉到背后有一道带着七分怨念三分委屈的目光朝我投射而来。
我被看的实在承受不了,最后抚摸了一次小猫的头,就站起来坐到偶像先生的旁边。
棋洛抱着一个大抱枕,见我坐了过来,也不理我,半张脸塞进抱枕里,一副拒绝沟通的样子。
"怎么啦?"我试着提出话题,让棋洛搭理我。
然而我这招失败了,偶像先生直接转过身去,背对我,一副我生气我不听的姿势。
"棋洛。"我扯了扯他的衣服袖口,"你现在不理我的话,以后也一辈子别理我了。"
偶像先生听的转过了身子,看着我。
他眼皮微微抬着,蓝色的眸子似有流光。
"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我蒙了。
"怎么会问这种问题,我们都结婚了。"
"结婚了也可以离婚的。"
"呸呸呸,乱说什么,我为什么要跟你离婚?"
棋洛认真地回我,"我拍了那么久的外景,你也没说想我,以前你会陪我吃饭,现在为了哄它吃饭,你都不陪我了。
"薯片小姐刚刚还说你最喜欢我的。"
偶像先生越说越委屈,仿佛我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罪人。
"周棋洛!"我听完他的话伸手把他的脸捧起来,很严肃地对他说,"谁说我不想你的,我特别特别想你,本来你再不回来,我就准备买机票飞去探班的,至于哄小猫吃饭,我既然答应别人要好好照顾它就要负责到底啊。
"最后,除了最喜欢还有很多个次要喜欢的啊。就像你喜欢我也喜欢薯片一样,难道我要为了薯片和你吃醋吗?"
棋洛眼里闪着光,"那如果猫咪和我做选择的话,你会选谁?"
"你。"我坚定的回。
偶像先生笑了,"我也一样,如果薯片和你,我会选择你的。
"所以……"棋洛把我捧着他脸的手拿下来,握到他手里,他一边亲吻着我的掌心一边看着我。
"没有次要,只有你,只能是你。"
这个世界上有谁可以抵挡住周棋洛带着浓浓爱意看过来的眼神吗?
至少我不可以。
我举双手投降。
"我知道了。"我老老实实地道歉,"是我错了。"
棋洛把我扯过去搂在他的怀里,他的下巴抵着我的头顶,愉快地哼起了歌。
"既然薯片小姐知道错了,你的偶像先生请求补偿!"
"什么补偿?"我抬头问他。
棋洛放开我,挺直了身子,他嘴角上扬,怎么掩饰也掩饰不了一股小人得志的样子。
委屈的是他,吃醋的是他,生气的是他,到头来得了便宜卖乖的依然是他。
……我怎么产生了一种上了周棋洛道的错觉呢?
偶像先生用了他最能让我心动的声音,清晰地说道。
"一个亲亲可以换百分之一的原谅。
"如果要得到完整的原谅……
"全世界最聪明的薯片小姐一定知道怎么做哒!"
#不,我不想知道。

*

没过多久,到了悦悦把猫接回去的时间,因为恰好和朋友家顺路,她就直接到了我家。
"老板,我怎么觉得它有点恹恹的?前几天看着还好啊?"悦悦同棋洛打过招呼后,就抱起了小猫。
我望着猫咪委屈巴巴的样子,实在不忍心告诉悦悦最近几天,它和偶像先生打争夺战,就没赢过,我只能尴尬地解释,"大概最近猫粮吃多了。"
"阿?"悦悦惊讶道,"那要阻止它少吃啊。"
我小声地回她,"我怕是阻止不了……"
悦悦没有反应过来,只是仍然感激我道,"谢谢老板那么辛苦照顾它,下次有机会,还放老板家!"
"不了。"我连忙摆了摆手,"家里有猫了。"
"哎?什么时候养的?我怎么没看到,可爱吗??"
我叹了口气,避重就轻地回她,"可爱是可爱,就是比较爱吃醋,所以……"
我话没说完,悦悦已经一副我很明白的样子,点头,"我知道啦,有的猫是比较爱吃醋,领地意识强……
"那我先走了,老板再见。"

我送走了悦悦,就看见偶像先生靠在门框旁看着我。
我问他,"怎么傻乎乎的站在这里?"
棋洛没回答我的问题,他只是歪着头看着我,接着我听见了他的声音。
"喵。"

End

2018-03-30 28 758
 
评论(28)
热度(758)
© 春日在天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