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偶像先生的小日常

*微博发的不定期更新的段子。我看集的差不多就LOF整合一下。
*婚后设定,都是甜甜的小片段。大的情节没有。
*见我慎入

一 吵架

我跟偶像先生说,我说我们好像没有吵过架?
周棋洛坐在沙发的一角,他严肃的反驳我,吵过的。
“什么时候?”
“嗯……”他深思熟虑。“火锅要吃麻辣的还是鸳鸯的?豆花是甜的还是咸的。吃面的时候加不加香菜,啃鸡腿的时候,吐不吐骨头。”
“当然吐了!”
偶像先生笑了。“所以吵过架,然后我们又很快的和好啦!”
我插着腰觉得周棋洛说的话好像一点都没有错,但是我想表示的吵架好像不是这样的?
“我说的吵架应该要像那些狗血剧,摔锅摔盆啊,骂一个天翻地覆。”我朝着周棋洛解释。
偶像先生晃悠悠的走过来,站到我的面前。“那我们现在演一个?”
“演一个吵架?”
“对啊,演薯片小姐想要的那种天翻地覆。”
我觉得有些有趣的点头了。“那我们为什么吵架呢?”
“今天的便当少了两块排骨?”偶像先生认真的提议。
“……不是我吃的呀!”我想了想回他。
“可是不是要有吵架的原因吗?”
我好像忘了这件事……
“那就用这个吧,你先来?”
偶像先生点了点头,他对我说:"哇!薯片小姐!今天的便当为什么少了两块排骨
"是不是你吃的!"
我摇了摇头。"不是我吃的!棋洛你不能冤枉我!我生气了!"
"那我也生气了!"
"我更生气!"
"我比你更更生气!"
"我不是生气。"我指着偶像先生。"我是气愤!"
"那我是!"棋洛想了想。"我是义愤填膺!那可是两块排骨耶!!"
"不就是两块排骨吗!!!哼唧!!!我重要还是排骨重要!”
偶像先生说:“你重要。”
“咔!”我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你要说排骨重要!我重要不就吵不起来了?”
“可是就是你比较重要啊?”
“假装排骨比较重要不好吗?”
偶像先生老实的摇了摇头。“不行,这是原则问题,薯片小姐是最重要的。”
“那……那怎么天翻地覆啊,我还想摔盘子呢。”
“为什么要摔盘子,盘子会哭的!”周棋洛指着我们客厅桌子上那个用来放水果的盘子。“你看它眼泪汪汪的看着你,为什么女主人要摔我,我做错了什么。”
我笑起来。
“不演吵架啦吧?”偶像先生亲了亲我。“我们演和好吧!”
“和好还要演吗?”
“要的要的。”周棋洛点头。“故事要有始有终的。”
“我现在要向薯片小姐发射和好信号。薯片小姐请求接受!!”
“薯片小姐拒绝接受!”
“那你就会得到一个巨大的偶像先生!”周棋洛朝我扑了过来,他一把抱住我。“他将亲自跟你道歉,请求和好。
“所以!和好吧!”
“周棋洛,你这算耍赖皮!”
“合法夫妻可以合法耍赖皮的!”
我被他的言论再次逗笑了。
“好了!薯片小姐笑了!和好成功!我们来击掌!”
……
等等,我原先问题是要天翻地覆的吵架来着?
不过算了。
“和好成功!”
我和偶像先生愉快的欢呼起来。
“为了庆祝和好我们去吃好吃的!”棋洛建议我道。
“双手同意!”

二 见亲戚

虽然我严格意义上来说双亲都已经不在人世了,但是家里的七大婶八大姑对我还是十分关心的,而且这种关心在我的婚姻大事上尤其严重。
再第n次催婚如同魔咒在我耳边环绕之后,我认真严肃的对他们说我有男朋友的,而且就要结婚了。
“是谁?”
我指了指电视上偶像先生的广告。“周棋洛。”
我话音刚落大姑大姨们全疯了,他们跑到我爹的照片前,止不住的忏悔,中心意思是他们对不起我爹,把一个好好的闺女养成了神经病……
“不是。”我看着那群哭天喊地的亲戚。“我的男朋友,未婚夫,真的是周棋洛。”
三姑二婶掏出了电话,开始微信好友圈疯狂询问我这种追星追到得癔症的要怎么治?更有厉害的已经开始给我发微信科普链接。我低头一看——大龄女青年空巢在家,情感空虚容易引发疾病,点击链接查看治疗方法。
——呼吁关爱儿童,请救救孩子。
——闺女即使梦在远方也请记得回家。
……
偶像先生来我家的前一天,我严肃的跟他科普这件事情。
"我觉得我家里的亲戚……"
"不喜欢我吗?"棋洛的语气显得十分担忧。
我摇了摇头。
"不是,他们觉得你是假的。"
偶像先生第一次彻底的蒙了。

我同亲戚们说过偶像先生上门这件拜访这件事情,家里的八姑拍着我的肩膀。"假的就是假的,你别去网上租一个山寨的骗你姑姑们。"
……
棋洛上门之前特意的收拾过,什么耳钉项链除了订婚以外的戒指,能摘的全部摘了,干净清爽的要命。他穿着西装小马甲一整套,走出去都能去拍高端杂志封面。
我有点惊呆了,他长得好看我知道的,却从来没有发现他还能这样好看。
他从车上下来的时候,邻居疯了。
一来是没看过大明星,二来棋洛他开了一辆特别特别豪华的车过来,属于我的客户大老板开的那种,就是那种网友笑称宁愿自己的车被他撞烂,也不敢划它一道的那种豪车。
我十分不解的看着他。
"经纪人说车要开的好,你家里的亲戚才会愿意把你嫁给我。"
……我谢谢沈远两万年……
我匆忙的拉着偶像先生的手上楼,开门,一气呵成。
姑妈们都在磕着瓜子,一看我拉着个人上来,表情都有点微妙,在看到那个人是谁之后,我觉得他们的表情不是微妙。
我的姑姑婶婶们又疯了。
"现在网络都那么发达了?周棋洛还接这种假扮男朋友的单子?"
"卧槽,孩子你可以啊,这哪里找来的整容整的够像的。"
……
我示意偶像先生开口陈清一下。棋洛乖乖的介绍自己。
我的姑婶们沉默了……
死一般的沉默后他们开口,叫住我。
"不是,你做人不行。"
等等,我做人怎么不行了?
"人家洛宝是吧,这么好一个孩子,他有困难就帮帮他,威胁人家当你男朋友过分了啊,这个大姑要说你。"
……我算懂了,这个亲戚是没得做了。
棋洛拉着我的手,很认真的辩解。
"我是真的很喜欢她,请把她嫁给我,我一定会对她很好很好的。"
"不是啊。洛宝啊。她就一破公司的小领导啊,长得也不是很好看的,性格也不够好,她有什么吸引你的。"
偶像先生看着我笑了。
"我也不知道,她站在那里就足够吸引我了。"

谁家的男朋友上门认亲会会成粉丝签名会。
我家。
我的姑婶全部都是偶像先生的脑残粉,收藏多年专辑海报写真书……
甚至还有应援棒……
我拉着四姑。
"你们也不多问几句正常的身家背景什么的。"
四姑宛如看着智障一般看着我。"有什么好问的,不懂的O度百科一下,周棋洛第一栏就是。哎呦你六姑还是洛宝的前线粉呢……"
是在下输了。

我回到了偶像先生的豪华汽车内。
"对不起,我不知道会变成这样。"
棋洛摇了摇头,他冲着我笑。
"为什么说对不起,我很开心的。"他抓着我的手,欢乐的亲了一口又一口。
"真好啊,我可以正大光明的把薯片小姐娶回家了。"
我有些不好意思。
"那你会对我很好吗?"
偶像先生看着我。
"我会对你特别好。
"全世界在没有人会比我对你更好了。"

三 探班

我到达片场的时候被沈远抓住,他看着我仿佛看到了救世主。
"怎么了?"
沈远没说话,指着在远处低头让化妆师给他补妆的偶像先生。
我看过去的时候,棋洛正好抬起头来,也向着我这里望过来。
他愣了一会,好像在确定我这个人是不是真实的存在的,然后他走了过来。
一步一步都走的很稳很踏实。
只不过刚刚还在对着别人笑的表情瞬间塌了下去,他满脸疲惫的走到了我的面前。
偶像先生伸出手来把我抱进他的怀里,头埋在我的肩膀处。
"生病了,很难受。"
我听见他的声音带着十足的委屈。

四 零食

沈远义正言辞的对我说,"我对你很失望。
"我原本以为你能帮着我劝劝他别乱吃零食,没想到你们夫妻竟然同流合污!"
我沉默了,觉得沈远教训的很有道理。我回家对着偶像先生说起这件事。
"我们不能让你的经纪人再失望了。"
"那怎么办?"偶像先生问我。"要不我们不要光明正大的吃?"
"不要光明正大的吃?"
偶像先生一本正经的解释我的迷惑。
"我们可以偷偷吃啊!"
我觉得我的偶像先生真是世界最聪明的偶像先生!
沈远却不这么认为,他觉得我们是世界上最智障的夫妻。
哼唧,我和棋洛一致决定不理他。
周氏夫妇嫌弃式呸呸呸。

五 夜谈

我躺在被窝里和偶像先生讨论一下关于未来的问题。
"生女儿多好,父亲那么帅,抱着出街分分钟都是街拍。"
棋洛不服。"现在我们出去也是分分钟街拍啊?"
"那不一样,我跟你出去,我就是勾引大明星的狐狸精啊。"
偶像先生很生气。"才不是狐狸精呢,我自愿上钩的。"
哦,这么说还是狐狸精。
"重点不是这个。"我伸出手来扯了扯棋洛的脸。"我说的是小孩,到时候我们都要很疼很疼他的,不管男女好不好?"
偶像先生摇了摇头。
"不行,我不能很疼很疼他。我只能很疼他。"
"为什么不行?"
"因为我要很疼很疼你啊!"

六 拍摄

我站在摄影棚与人沟通的时候,被偶像先生叫了过去。
"怎么了?"我看着他一脸不满的表情问他。
棋洛今天的造型走的是不良少年的路线,耳钉项链叮叮当当的一大堆不说,光是特意露出的胳膊上那块唬人的刺青,已经足够吸引棚里各位路过的小姐姐的眼球了。
毕竟,从阳光干净的少年变成这种眼角都带着点邪气的角色,连我都觉得他惊艳极了。
"唔。"只是偶像先生面对我,一开口就换了一种语气。"你今天一整天都好忙,都没有看我一眼。"
我笑了。"看你干嘛?看不良少年蹲墙角抽烟?还是看你一个打十个?"
棋洛摇了摇头,"都不是啊,看我拍照,不觉得特别帅吗?"
"好吧。"我想了想,反正事务都沟通的差不多了,看看偶像先生拍照也无大碍。我坐到了旁边给经纪人准备的小板凳上,双手撑在膝盖上,拖着脸笑咪咪的看着棋洛,"你拍吧,我看着。"
偶像先生用力地点了点头,立马又开心的站到了相机前。
进入状态的棋洛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他用嘴微衔着胸前的挂件,微微垂下的眼眸,深潭一般,无风无浪。
只有抬头时候,他侧着看向我,眼里闪过了几丝光芒,不同与往常的棋洛,那样的眼神极具侵略性。
……
我很没有出息的低下了头。
心跳快的仿佛要飞了出去。
这不科学,我和偶像先生恋爱也谈了,婚也结了。按道理我是离他最近最没有距离感的人,一道菜吃久了还会腻,现在棋洛只是拍个照而已,我脸红心跳什么啊!
我越想越觉得自己太没有出息。
棋洛估计拍摄告一段落,他走过来蹲在我的面前,见我整张脸都快埋到膝盖里去了,他不解的问我,"怎么了?不舒服吗?"
"不是……"看自己先生拍照被帅到这种事情说的出口吗??
"那为什不看看我?"
我面红耳赤的把头抬起了一点点。
棋洛凑过来。
他眼角的邪气好像还未褪去,笑起来又魅又迷人。
"不敢看。"我终于忍不住的小声抱怨。
"为什么?"棋洛又问我,"我不好看吗?"
"好看。"
"好看应该多看几眼的。"偶像先生凑的越发近了,我甚至能在他的蓝色瞳仁里看见自己的倒影。
"就是太好看了。"我闭着眼破罐破摔。"会有点忍不住想亲你。"
偶像先生飞快的吻了上来。
他笑的得意又张狂。
"好的,我给你亲。"

七 签名写真

周末闲来无事去了趟亲戚家看看他们,结果临走时候被六姑抓住塞了张照片,我低头一看,是小时候的棋洛。
我一脸疑问地看着窝里的那群大姑大婶。众人透露出了殷切期盼的眼神,四姑语重心长的拍着我的肩膀,"好不容易买到的洛宝早期写真,你看看什么时候方便让他签个名。"
我望着他们,我心欲死。
"不签名不行吗?"
所有人疯狂摇头,"不行,不签名哪里能够晒瞎论坛那些小蹄子。"
……
我内心十分忐忑的盼望到了偶像先生好不容易专辑mv拍摄完毕,回家。
我手里拿着那张他小时候的照片,仿佛肩膀上背负着全家人的重担。
"怎么啦!"棋洛放下行李跑过来抱住我,"为什么看到我一脸不开心?我在外面有好好吃饭!好好休息的!"
"没有不开心。"我退出他的怀抱,觉得长痛不如短痛,我把那张照片递了过去,"就是家里人让你签个名,你考虑一下呗。"
偶像先生笑了起来,"这有什么!看我分分钟写一个最漂亮的。"只是等他那过照片看了一眼,棋洛惊呼了一声,把照片藏在了身后,"不行,这张不能签,我换一张别的。"
按照道理讲,我觉得我家的大姑大婶们就是棋洛签一张抽纸他们也觉得是宝,换一换应该没问题,只不过……
"为什么不能是这张?"
棋洛认真地回我,"因为丑,不够帅。"
"哪里,我又不是没看过,很好看的。"
"真的?"偶像先生拖了长音,半信半疑的看着我,他又把那张照片拿到眼前看了看,棋洛做了一个侦探思考时候常用的动作,他伸出两根手指拖着下巴,嘴角撇的厉害,满脸疑问道:"真的好看?"
"你是在怀疑我的审美吗!"我叉着腰,眼睛瞪地圆圆的,气鼓鼓地问他。
棋洛立马竖起了三根手指,"对天发誓,不敢怀疑。"
我颇为得意,"那就签原来的吧。"
"可是……我觉得不好看啊。"偶像先生有些委屈的指着那张写真,"那个时候,还没有接到很好的角色,造型乱七八糟,演的也不怎么样,真的是一个纯纯的黑历史!"
"可是我觉得好,真的。"我对棋洛说,"这是你成长的轨迹啊,有了以前的那些铺垫才有现在的周棋洛嘛!这叫苦尽甘来!"
"所以……"偶像凑过来亲了亲我。"你才那么甜吗?"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因为我受那么多苦以后,你来了。
"我最甜的薯片小姐。"

Tbc

2018-03-25 26 880
 
评论(26)
热度(880)
© 春日在天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