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三】

*私设很多的我流周棋洛
*时间线在碰到“我”之前
*慎入。不能接受的高抬贵手点关闭。

周棋洛从睡梦中猛然惊醒,房间的窗户严实的关着,没有一丝风与月光能透的进来。他摸着黑伸手想要去打开窗头的灯,可手伸到一半又停了下来。
周棋洛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一边害怕着黑暗,一边却又喜欢黑暗。
——喜欢黑暗带给自己的安心感。
这几年他做的梦相对少了,不像大病初愈的时候,频繁的做梦,有时候是阴森森的病房,有时候是看不清人脸的医生护士,他们在自己的眼前走来走去,他听着高跟鞋踩在地板上所发出的声响,比起那些针筒扎进自己血管里的声音还要清晰,然后渐渐地加速跳动的心脏声掩盖过了所有一切的嘈杂。
他看见了死神,它举着收割命运的镰刀,伸出了手指,对着自己。
死神发出了声音。
“嘘。”

key告诉他,他终于找到自己的时候,他遍体鳞伤,他像一个残缺的布娃娃一样躺在废墟上,金色的头发蒙着灰,水蓝色的眼睛失去了宝石一般的光泽,他望着天空上开始飘起的细雨,唯一还能活动的胳膊,缓缓地抱紧了自己怀里那个有些破旧的玩具熊。
key把他抱回了家里,看着他怀里的那只玩具熊,他尝试的让他脱去那件破旧不堪的上衣,他想帮他检查伤口,然后他第一次听见了周棋洛朝着自己开口。
他说:“痛。”
后来key对他说,他说,他一直以为这个世界只有残酷的真实,可是当他对自己说话的时候,他觉得这个世界其实还有一样东西。
——奇迹。
神赐予了周棋洛无数的奇迹。
刚开始的时候他得到的夸奖只是一点点的赞美,就像你很好,你特别好一样,细小而又微不足道,它们如同石子投进了深水潭,你只能在水面上看见那一圈圈的涟漪。
是什么开始变成我爱你的?
周棋洛记不清了,他甚至想不起来是哪张脸,哪张嘴巴,它们张着口,重复的说着情人一般地细语。
“我爱你。”
“我真的很爱你。”
“我们如此的爱你。”

爱是什么?
他抱着那个玩具熊,他抬着头问key。
“是什么呢?”key笑着指了指他怀里的玩具熊。
“棋洛,告诉我你为什么一直抱着它?”key问自己。
因为才刚刚开始学说话,周棋洛的发音不够标准,讲的断断续续,甚至有些口齿不清。
“因……为……想。”
“大概这就是爱?”key说:“想要什么,是因为爱,棋洛。”
周棋洛抱着玩具熊,没有再说话。他不懂该如何表达,想要就是爱,那么他爱上的人为什么都会离开,是因为爱的尽头就是分别吗?
后来他知道了。
——因为神是骗子。神欺骗过了所有人,包括他自己。
那些并不是神给予的奇迹,它们是神制造的谎言。
他不被世界所爱,所以到了最后,世界只会虚假的爱他。
周棋洛想起了沈远的话,沈远问他如果有机会再见到她,你该如何告诉她,你喜欢她这么久,这么深。
“不能说。”他在黑暗的卧室里回答了这个问题,像是对自己的警告。
他真心爱的人都会被神带走,他不会让神再一次带走她。
他要用神给予的谎言,让她爱着,因为只有假的,才不会消失。
周棋洛躺回到了床上,重新闭上了眼睛。
如果噩梦里头还能在出现她的身影……
那么,晚安,周棋洛。
他对自己说。
做个好梦。



沈远一大早头疼的在公司里看着这个羞怯的不得了的小姑娘,好像只要对着她大声说话,都会脸红的要哭了。
他看着小姑娘金光闪闪的简历,简直怀疑她是拿错了别人的,可是一旦问起专业性的东西。小姑娘就跟变了身一样,对答如流。
好吧,沈远揉了揉太阳穴,最近公司人手紧缺,不容许自己挑三拣四。他正准备让小姑娘到岗上任,会议室的门这时候咔嚓一声开了。
周棋洛探出了半个毛绒绒的头,扒着门框,对着沈远说:“原来你在这里,专辑录音快要开始了。”
沈远应了一声知道了,赶紧把东西收拾好,嘱咐小姑娘去所在地方报道,等快走到门口了,又回过头去跟她说:“工作人员追星不是不可以,但是希望你有职业操守,不然立即开除。”
小姑娘赶紧点头应了一声是。

周棋洛走在去录音棚的路上,他想到刚刚的一幕,对沈远说:“你对人家女孩子太凶了,我看她都要哭了。”
沈远笑了一下,“新来的,她就是那个样子,我看她刚才盯着你,才嘱咐了一下。
“哦……”周棋洛脱了个长音,没再多说话,反而吹起口哨来,沈远听的仔细,是新专辑的曲子。
沈远停下脚步,狐疑的看着他。
“你小子不对劲,怎么那么高兴?”
周棋洛也跟着停下了,他笑了起来问:“有那么明显?”
沈远哼了一声。“我是你经纪人,经纪人的基本功就是做明星肚子里的蛔虫,这叫以防万一。”
周棋洛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像是收到了什么天大的好消息,不肯大声喧哗,唯恐旁人偷去一样,悄悄地说了一句。
“我梦到了。”
沈远的表情变得微妙起来,他不知道此时是该难过还是该说恭喜,最后他问他。
“她说了什么?我爱你?”
周棋洛摇了摇头,他眨了眨眼睛,他说。
“是秘密。”
周棋洛重新哼着歌,走远了。

——糖果甜甜的,给你吃。
我听到了哦。
我终于再一次听到了。
听到了你的声音。

或许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周棋洛新专辑的录制状态特别好,主打歌顺利极的就通过了。
沈远给他递水的时候夸他,“这个老师要求特别严,你竟然能一次过了他的法眼,可以可以。”
周棋洛握着纸杯刚要得意洋洋的自恋一番,就听到录音棚外有动静,他推开门,看到上午的小姑娘抱着一大叠文件,被一个前辈级的明星堵住了路。
这位前辈出道比周棋洛早,人没什么本事,就是架子大,一直红的不温不火,凭着一张还看的过去的脸,就爱调戏公司女员工,大家看在他是明星的份上,也敢怒不敢言。
沈远还没来得及拉,周棋洛就走了上去,他站在了小姑娘的面前,挡住了前辈的视线,周棋洛侧着头,语气有些重的斥责她。
“等你那么久了怎么才来,是迷路了吗?”他又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对不起,我都忘了你是新来的。”
周棋洛说道这里转过头对着沈远撒娇似的抱怨,“你怎么也不提醒我一下,以后你有空记得多带带她,不要又迷路了。”
沈远干干的应了。
周棋洛这才满意地转过头,他双手合十,笑的越发的温柔可爱。
“前辈对不起,麻烦你带他过来,那么辛苦。”
沈远心想这个人脾气差得要命,你卖萌有什么用,就看见那位前辈莫名的脸红了一下,哦了一声,说了句没事不要紧的,转身就走了。
周棋洛捡起来地上的文件给小姑娘码好,又对着她嘱咐以后看到那个人一定记得躲远点,才让她走了。
小姑娘抱着文件一一应了,跑走了几步路又突然跑回来,站在他面前,脸红的说。
“周棋洛,我喜欢你。”
沈远眼皮一跳,心里咯噔一下,想到自己没看错,这位果然是粉丝。
“是真的喜欢吗?”周棋洛笑了起来,似窗外的阳光明媚。
“是真的!
“我……”
沈远越看这个说话的架势越发的往脑残粉那边靠拢,赶紧出声打断她。
“不是还有文件要送吗?来得及吗?”
小姑娘这才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三步一回头的跑了。
沈远走上前来,口气有点不好地说他。
“我怎么跟你说的?做偶像要跟粉丝有点距离,你对他们那么好干嘛……你看……”
周棋洛看着小姑娘远去的背影,“你说,如果我对他们好一点……”
他像是没有听到沈远的话一般,近似自言自语一般的道。
“是不是有一天,他们对我的喜欢……
“就会变成真的。”

TBC

我看见你的粉丝,他们说,说你亲民的形象是个糟糕的设定。
对不起,我写迟了。
你不要难过。

2018-03-07 28 427
 
评论(28)
热度(427)
© 春日在天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