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较

*给窝里的李夫人。
*广义上的双向暗恋。
*胡说八道瞎几把扯淡。
*ooc与傻逼起飞。
*看我慎入。

我偷偷摸摸的把安娜姐拽到了会议室的一个角落,安静如鸡。
在我第二十次抚摸胸口之后,安娜姐忍受不了这种诡异的气氛开口:“身体不舒服不要演戏去看病。”
“不是,我就是想做一下心理准备。”
安娜姐挑了挑眉毛,示意我她想看看我究竟能胡说八道到什么地步。
我认真的开口:“俗话说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又有俗话说长痛不如短痛,也有老话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安娜姐愤怒的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她红色的指甲油艳丽极了,仿佛只要我再背一句俗语大全,她就准备替天行道,
老板当到这个份上,整个恋语市我是第二就没人敢坐第一。
我相当识时务者为俊杰的,哭天喊地抱住了安娜姐的大腿。
“姐姐救我!!我觉得我是变态!!!”
语气带三个感叹号,以显示出事情的严重性。
安娜姐此时深刻的意识到餐厅里最后一份人气排骨便当,即将会因为我的长篇大论而宣告阵亡。

午后的会议室,安静极了,阳光就仿佛一个慈祥的老太太用她那温柔的带着点皱纹的手抚摸过了坐在会议室里的我们。
今天温度有点高,更正一下,不是老太太是穿热裤的小姐姐。
安娜姐的食指轻轻地敲击在那张虽然简陋却十分耐用的会议桌上。
“你……”她是乎在斟酌用词,表情显得十分耐人寻味。“哪里变态了?”
我咽了一口口水,俯身靠近安娜姐,用一种极其细小的声音,悄悄地说。
“我觉得我喜欢李泽言。”
“什么?”安娜姐听不清楚。
我扩大了一下音量。
“我觉得我喜欢李泽言。”
安娜姐笑了。“你在玩什么?心有灵犀一点通?这么小声的?”
我怒了,拍桌而起。
“我觉得我喜欢李泽言!”
会议室关上的门咔嚓一声打开,悦悦以及若干同事仿佛看到伟大领袖重生在我公司会议室的眼光盯着我……
我想起来了今天提前结束午休时间,因为要开会……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我淡定的把后面的话补上:“……的钱。”
悦悦火速掏出手机,五秒钟之内我看着我的手机好友圈更新自动刷新。
悦悦:刚刚进门,老板义正言辞,慷慨激昂的说她喜欢李泽言的钱耶!
我真诚建议每逢开会之前先拿这个小妮子的头祭旗!
然而我还没有掏出三十米大刀。李泽言的问候如冬风一般残酷降临。
——魏谦说你喜欢我的钱?
魏谦这个薅华锐羊毛的社会蛀虫,什么时候啃食到我公司内部了?
我阴气深深的笑了。
“悦啊……”
“老板你有事说事,没事讲笑话。”
“你什么时候认识魏谦?还加了人家好友的。”
悦悦沉默了。
如果沉默是金,她现在身价百万。
“别退后,别说肚子疼,别扯你爷爷奶奶身患绝症,别说家里人久别重逢,你别跑!”
悦悦掂量了一下,决定坦白从宽。
“上次请我吃饭的时候……”
“什么!哪家饭店?”
“就那家……”悦悦报了一个餐厅名字。
“什么?你吃那家不叫我???过分了啊,你以前很宠宝宝的,再也不想和你天下第一好了。”
悦悦虚弱的举手。“老板这是重点吗?”
我恍然大悟。
“做总裁秘书果然有钱,请的起那家。”
我话音刚落,连西边吹来的风都很沉默……

是,我承认在无数次的被李泽言怼上天的情况下,除了我有抖m的变态潜质以外,似乎没有别的理由解释我为什么喜欢上他这一点。
再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无数次以后,这是我深思熟虑得出来的结论。
虽然脑袋里的小人也会反驳,李泽言长得好看啊。
每回交报告,他在你面前整理袖口,食指的转动配合着窗外光,你看着他那么不经意的一个举动,你没有什么想法吗?
我想了想,我觉得他手是真好看,明显就是长年累月的资本主义家,剥削以为我首的劳动人民剩余价值,才养出来的。
那么那一次,脑内的小人似乎要找出一点别的理由,他整理领带,两只手指调节领结的时候?
我那个时候觉得华锐不行了,总裁办公室竟然没空调……
这是不是李泽言带过的最差的一届修理师傅。
可是,即便我巧舌如簧的对着自己的大脑一遍一遍的辩解着,喜欢李泽言这件事总体来说就是一个字欠。
欠骂欠怼欠心里难受。
但胸腔里头还活跃跳动的这份心却仍然小声的反驳,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那么……
是什么样的呢?
我究竟是因为什么喜欢李泽言的?

我站在李泽言的面前,看着他一页一页的翻动着我的策划书。
这个场景会容易的让我想起之前的日子,当我焦急的问着董事会的时候,李泽言嘴角的笑,他的薄唇上扬,眼里写满了胜券在握。
他说:“董事会那些老古董,还不至于威胁到我。”
藏龙若是不行不跃,而在乎天,非飞而何?
他天生适合这里,谈笑之间,拥半壁江山,而我不过是燕雀而已,何以与藏龙并肩。
无论这份喜欢从何而来,似乎都要在此而终。
李泽言翻完了策划案。
“不错。”
等等,我今年几岁来着的?年纪轻轻就出幻听?不是好兆头吧?
我惊讶的看着李泽言。
“怎么?”他问我。
“您刚刚说的是什么?糟糕透顶还是垃圾游戏毁我青春?”
李泽言认真的看了我几眼。
“我知道了是脑子不清醒。”
……
“我说的是你的策划案做的不错。”
华锐总裁极其相当有耐心的重复了一遍。
卧槽,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我懂。
李泽言转性了是个啥玩意?
“是吗……”
对不起,我大脑尚在重启之中,还不太明白一个夸我的李泽言要如何应对。
脑袋里飞速的跑过来谢谢CCTV,谢谢MTV,谢谢KTV之类的台词正在被我一一击毙。
最后,我脱口而出。
“主要是你教的好。”
……
感谢台词那么多,为何要挑这句说。
李泽言转过头,他握着拳头掩住了自己的唇,他咳嗽了一声。
“你也学的快。”
“李泽言昨天是不是有什么仙人跑去你家了?”
总裁大佬跟不上我的思路,他看着我,脸上难得的露出了几丝不解。
“就那种胡子能拖地,头发白的像活了两万岁的那种?”我比了个手势,抚摸了一把空气。
“泽言啊……”我压低了声音,总裁被我这么一叫,感觉精神有点恍惚。
我搭了一个舞台,继续唱戏。
“我昨日夜观天象,掐指一算,有紫气东来之兆,是故特地托梦给你,若是这几天,你能连续说上三句好话,华锐就能再赚十个亿。”
李泽言彻底蒙了。
“十个亿太少?那二十个亿?”我朝他摆了摆手。“做人不能太贪心,要招人天谴的!”
李泽言回过神来,他笑了。
——是一种无奈却也没有办法的笑。
“你脑子里成天都在想什么?”
他话音刚落,我舒坦了,李泽言专业一怼,就是这个味,认准华锐牌,谨防假冒伪劣,不包退换哦。
我也笑了起来。
“我想你今天为什么那么好,一直夸我啊?”
李泽言问我:“夸你不好吗?”
“好。”我抱着策划案点头。“但是如果只是夸的话,不会进步吧?”
即便我只是燕雀,依然有飞向天空的权利和自由。
李泽言认同道:“还算有点长进。”
“谢谢李总,这句夸奖我收了。
“不过……”我趁着气氛不错,吃了一颗祖传熊心豹子胆,我问他,“你为什么一直夸我还不知道呢?
“难不成昨天晚上真的有神仙托梦啊?”
“不是。”李泽言看着我。“是魏谦。”
“什么?魏谦撬我家悦悦墙角以外还带掐指算卦的?”
“撬什么墙角?”李泽言似乎是再度没有听懂我的意思。
“悦悦啊,你家秘书无事献殷勤,请悦悦吃饭干嘛?我举报。”
“不是的。”李泽言说。
“不是什么?”我看着他。“悦悦跟我坦白的,虽然物证消化了,认证还在啊?”
李泽言垂眸说:“那是我让魏谦做的。
“请你公司员工吃饭,以及多多夸你这件事,是魏谦的建议。”
“为什么……”
“不为什么。”
“李泽言,你是商人,做事不可能没有理由,你不会去做任何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即使是我的投资也是建立在后期会有丰厚的回报上的,不是吗?”
我有些急迫地抓住他的胳膊,有一个答案,想也不会去想的答案,就像那颗藏不住的心,每多跳一秒它就会偷偷的多泄露一点,泄露一点对这个男人的爱。
不要骗自己了,喜欢怎么会骗过自己,那不是抖m的变态体质,那只是喜欢,单纯的被他吸引,被他所有无情外表下的那些脉脉温情所吸引。
那不是江河,不是湖海,只是不经意间的涓涓细流,一点一滴。
可怎么不会动心呢?水滴都能穿石,更何况是柔软的心脏。
李泽言把我握住他胳膊的手拿了下来,他慢慢地把我冰凉的手指握在他的掌心里捂热。
“这个世界上,总要有一件事不需要计较回报去做。
“在我这里。
“是你。”

End

2018-03-05 16 411
 
评论(16)
热度(411)
© 春日在天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