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二】

*我流周棋洛
*时间线在碰到“我”之前。
*不是个甜文,充斥着大量私设。
*谨慎阅读。

大半夜,沈远睡不着觉,爬起来去阳台抽烟。他手里颠着烟盒,抖出一根叼在嘴里,口袋里刚摸出打火机,准备点燃,手却停住了,脑袋里冒出来的净是周棋洛在馄饨摊前说的那句话。
他又想到周棋洛早年下车找人的事情,街头巷尾到处都是嘈杂的人声,能近距离接触到大明星的机会不多,任谁逮住了还不是拼命举起相机往死里拍。
沈远一边打电话一边让跟着的助理去解释,其实他们正在拍摄一档真人秀节目,麻烦大家配合一下。有的素质高的围观粉丝退了下去,还不忘多问一句,节目什么时候播出,哪个电视台的。
沈远哪里知道,都是临时编出来骗人的玩意,他只好又话赶话的接着道是自制节目,给粉丝的福利,大家收到了惊喜了吗?
围观群众热血沸腾的应着。沈远听的脑袋疼,周棋洛这么一闹,先做好热搜挂满世界的准备。媒体朋友得到消息,估计也已经开始打爆他的手机了,除此之外,他还得想方设法把借口圆起来,等会回去公司,相关的人员都叫出来开一次会。沈远脑袋转的飞快,一边往周棋洛的那边走,一边计算着会议上谁要到位,该安排哪些具体事项,这一件件都不是轻易的事情。
他想他也太心软了,做经纪人这么久被旗下艺人求一求,就迷糊的找不到东南西北,现在收拾烂摊子的还不是自己?
沈远走到了周棋洛的身边,被他拍着肩膀的那个小女孩早就在周棋洛道歉之后,又被他轻声细语的劝走了。
这孩子其他不说,对粉丝是业界出了名的好,就连沈远都佩服。他哪里来的那么多细心,那么多巧思。
周棋洛站在那里似乎看着自己的手发呆,周围的粉丝微妙的围了一个圈,倒是很乖的没有接近。
不过,也有可能是随行的工作人员在一旁维持秩序的功劳。
人潮汹涌间他仿佛站在了世界的中心,然而却依然远的像是隔了天南海北,山高路远。
沈远抓了一把头发,烦躁地想,如果再重来一次,他应该还是会把周棋洛放下车。
他从未见过一个收获了世间所有怜爱的超级偶像却如此的孤独。
太孤独了……

沈远把打火机放回了裤口袋,出了自己的房间门,走到隔壁,敲了两声。
门应声开了,周棋洛握着门把手,眼里透露着几丝不解。
沈远侧身闪了进去。
“半夜突袭,检查你有没有私藏零食……”他四处的张望,就看见台词本翻开放在桌上的一角,有几页似乎被翻的太用力,皱了起来。
沈远转过头,就看见周棋洛笑了起来。即使酒店的光一片暖黄,他那张人畜无害的脸照样被映射的通透漂亮。
“哪里来的零食!不都被你收光了!”
大男孩语气里带着一点抱怨,听得人心都软上了三分。
你很难不去喜欢周棋洛。
圈子里的那些评论家嘴里都粹了剧毒,平时要夸一个人除非砸了大钱去堵住嘴,不然就会像撬不开的蚌壳,一句好话都不露。可偏偏到了周棋洛这里,却掉了个头,旁人总是可以从他们的言语中找到很多关于这个大男孩的赞美之词。
就连他在某部电影里的友情客串,只是镜头中的两分钟都能足以津津乐道好久。
他笑起来就像降临人间的天使,谁又忍心去让天使难过呢?
除了一个人……
沈远叹了一口气。他话问的突兀,可到底是问出来了。
“真的有那么喜欢她吗?”
喜欢到不敢奢望,不做愿梦,只是一个类似的影子都不惜代价去确认。
莫说分分合合人情淡薄的娱乐圈,就是放在所有地方,也难得见到如此固执的爱情。
固执的只要一个人。
怎么可能呢?
世事变幻,哪有什么可以坚守的东西,梦想都或许因为现实变得支离破碎,更何况是坚定不移地喜欢上他人这件事,虚无缥缈地让人发笑。
是不是傻子啊?

周棋洛眉眼悄悄地弯了起来,他又笑了。
“不是喜欢吧。”
他的眼睛眨了眨,掠过夏风冬雪,掠过斗转星移,掠过那些不为人知的年少过去。
周棋洛低下了头,他看着酒店铺在床边的毛绒地毯,上面复杂的花纹就像他所有经历过得人生,波澜壮阔,跌宕起伏,而最后的尘埃落定都变成了隐秘的不可说。


沈远听笑了,这算哪门子回答?
“那是什么?”沈远追问。
周棋洛走到了窗边,酒店外车水马龙,万家灯火之中没有哪一家是因为他而亮的。他是漂泊不定的船,想要停靠,想要上岸。
可是何处是岸?
“是光。”

周棋洛拍摄的进度一直不佳,可大明星的时间表却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而停滞下来,没过几天,他就需要暂时的脱离剧组,去录制新的单曲。
沈远觉得这个行程来的恰到好处,少年对音乐有着近乎虔诚地热爱。
说不定周棋洛唱着唱着就有灵感了呢?沈远乐观的想。
回公司的飞机是一大清早的,来接机的粉丝不多,甚至好多都没有睡醒的样子,揉着眼睛站在接机口,手里的灯牌安静的拿着。
周棋洛不爱给人添麻烦的作风衍生到粉丝这里就是很有素质,虽然都是年龄不大的小姑娘,却乖的像正主,一直都在有限的范围里做到尽量不去打扰旁人。
沈远也很佩服那些小姑娘,他先行了几步,难得脾气好的跟他们打招呼。
“等等棋洛来了,你们看完就赶紧回家睡觉吧。”
几个接机的组织者都认识周棋洛旁边的这位金牌经纪人,一个劲的点头,又把手里的礼物袋子递给了沈远,让他帮着转交。
沈远接过应了。
周棋洛出来的时候穿了一件白色的卫衣,金色的发因为旅行的疲劳显得不太有生气的耷拉着,他低着头走路的样子,像个稚气未脱的学生。
又可爱又干净。
粉丝刚要叫他,就看见周棋洛抬起了头朝着这个方向,他竖起食指贴近嘴唇,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大家意会到了,瞬间一个个捂住嘴巴,只是拼命的点头,又朝他挥手。
周棋洛笑了起来,手指又在空气中做出了两条腿走路的动作,示意他要悄悄的溜了。
粉丝连忙赶忙摆手再见,还做了个合掌把头靠上去的动作,让他回去好好休息。
一场接机就这样在大家打手势中悄无声息的结束了。
沈远上了来接应的车,他一边检查递给周棋洛的礼物里面有没有危险的东西,一边夸。
“不是我吹,就这接机一整个圈子也没几个可以学你的,别人都来问我说你家棋洛怎么那么有魔力?”沈远转过头去,笑他:“你告诉我你有什么魔力?”
周棋洛没有理他,身子往后一靠,卫衣帽一拉,盖住半张脸,只能看见那张精致的薄唇与光洁的下巴,显然一副不想沟通的样子。
沈远知道他睡不好脾气就很糟糕,再加上拍摄进度因为自身原因不理想,更加雪上加霜。
沈远也不生气,回头继续检查着礼物盒子,直到掏出了一罐玻璃罐装的糖果才又无奈道:“让他们别给你送零食,结果送来了糖果,糖果不是零食吗?
“我看看什么味道……
“青苹果味?”
沈远话音刚落,就看见周棋洛把帽子摘了,一跃而起把那罐玻璃罐子抢了过来。
透明的罐身装满了青色的糖果粒,阳光一照,漂亮极了。
沈远看着刚刚还一副拒人离千里之外的大明星,突然变成这幅样子,心里有了底。
“以前她送过?”
周棋洛重新缩回到了座位上,把帽子一盖,变回了刚上车的那副拒绝沟通的德性,只不过他怀里抱了一罐糖果深怕别人抢了过去的模样,又显得十分孩子气。
沈远撇了撇嘴,他算是知道这位心里关的那个人就是个神仙,碰不得讲不得说不得。
“我现在真心希望你有朝一日能见到她。”沈远叹道。“我一定要看看她到底什么样子……”
这个圈子什么样的好相貌没有,什么样的好个性没有,可偏偏他都不要。
周棋洛通通不要,他只要一个不知名字,不知样貌,不知身份的女孩。
一要就要了这么多年。
死不悔改。

Tbc

2018-03-01 33 521
 
评论(33)
热度(521)
© 春日在天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