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一】

*很我流的周棋洛。
*写一个在没有碰见薯片小姐之前的他。充斥着大量的私设和脑补,请注意。
*没有混过娱乐圈如果有bug请多多包涵。
*本人文笔有限,水平不行,如要扔砖头别砸脸,感激不尽。

周棋洛蹲在片场的一个角落里,三九寒冬偏偏拍的确是夏天的戏,他身上的那套戏服,为了吸引观众的眼球做的又薄又透,冷风直往袖子里头灌,即便是下了戏,往外套了件羽绒服还是让他觉得冷。
或许也有可能是心冷。
他没接过这样的剧本。
男主角设定又乖又巧,校园里的暗恋唱成了甜甜的歌,青春的印记炽热而奔放。
他一向很少ng,唯独这次,连导演都看出来他的状态不好,明里暗里示意他出去走走,找找感觉。
大冬天的片场哪里来的感觉。
最后,周棋洛站起来,绕着片场安静的晃了一圈,他找了一个卖馄饨的小摊子坐了下来。老板估是新来的,模样很面生,但是人却极其热情,见来了个小少年,嘘寒问暖,一会觉得他穿的少,一会又端出了热茶让他捧着。
周棋洛看着他忙完这些,转身给自己下馄饨的背影看了有一会,才缓吐出一口气。
或许这份好并不是自己无意识所使用能力导致的。
老板把煮好的馄饨端上了桌,白瓷碗青花纹,里头稳稳当当的浮着数个皮薄馅大的馄饨,汤上还洒着几段切好的葱花,使得食物便又好看上了几分,一整碗都在冒着热汽的馄饨,于这样的严寒里让人食指大动。
老板笑盈盈的看着周棋洛拿着白瓷勺子,催促的他快点尝尝。
周棋洛捞了一个放嘴里吃了。
口感极佳,肉切的精细不说,加入的荸荠使其中多了几分清脆爽口,而后还有虾皮这样的点睛之笔融入内馅。
难得的可以在片场附近吃到这么棒的事物,不由的让人感叹是否算的上因祸得福。
周棋洛放下了汤勺,抬头问他。“老板会一直在这里吗?”
这是一个奇怪的问题,开摊的第一天一位面貌姣好的少年,认真的在询问自己,会不会长久持续的经营下去。
要是觉得好吃,隔天在来就是了,真的喜欢,至多天天来了未尝不可,可少年询问的是会长久吗?会像大树一样在这里生根吗?会永远的出现吗?
仿佛在替很多年以后仍然会出现的他询问。
“如果大家都愿意捧场,我们也不会随便挪了地方,不过出摊的都有一个不确定的。”老板拿着毛巾擦了擦手,笑容里露出了点憨厚。
周棋洛没有任何表示的低下了头,继续捞起了其他的馄饨一口口慢慢吃了。

经纪人找到他的时候,他还是那副安静的样子,坐在小矮凳子上,不吵不闹,似乎眨眼间就能悄无声息的融于背景之中。
沈远带过的艺人不算多,可周棋洛确是最特别的那个。
娱乐圈里的人不显眼就意味着不会红,相貌也好,才艺也好,总要有一样可以吸引人眼球的地方。
平庸是大忌。
可只要周棋洛愿意,当他独自一人的时候,你可以随时的忽视掉他。像隐藏在黑夜里,不发出一丝光芒。
“导演过来同我道歉,他问我是不是对你的语气太重了,他也是心急,希望你原谅。”沈远走过去,坐在了他的对面说道。
周棋洛嗯了一声,表示回应。
带了他那么久,沈远知道这是他心情不好时候的表现。
——把自己藏起来,一言不发。
“怎么了?这么甜蜜蜜的剧本,怎么会卡的那么厉害。”
周棋洛搅动了汤勺。
“我想象不出来。”
最后,他平静地回答。

沈远第一次见到这位超级偶像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走了大运气,他坐在台下看着他唱歌,跳舞。
他金色的发就像夏日的阳光,耀眼极了。他的任何一举一动都能让人疯狂,让人为之着迷。
仿佛只要他愿意,没有人不会爱上周棋洛。
他天生适合这个舞台,适合做一个超级巨星。
沈远去了后台,递上了自己的名片。他对他说:“从今天起,我是你的新经济人。”
沈远一直是个有抱负有理想的人。
他的目标很明确。他想把周棋洛捧得大红大紫,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沈远也毫不吝啬的在之后的日子里把自己这个梦想分享给了周棋洛。
与艺人沟通,与艺人交心,才能更好的工作,他觉得自己的做法并无不妥。
沈远一直记得那个场景,午后的会议室里,周棋洛的手上拿着他写好的计划安排,少年坐在黑色的旋转椅上。他听完自己的想法。
他对自己笑了。
周棋洛说:“这也是我的梦想。”
沈远那时被他的干净笑容所迷惑,被自己即将到来的令人热血澎湃的未来所迷惑。
他想,真好,艺人和自己一条心。
娱乐圈里没有人不想往上爬,却没人像周棋洛一样,野心勃勃的如此纯粹。
他很乖,不该做的事情一样不会去做。也很听话,背剧本写歌写曲,周棋洛的生活里一直在单调重复着所有因为工作需要而产生的活动。
有时候,就连沈远都不解。
年纪轻轻的小伙子在浮华的娱乐圈里摸爬滚打,周围充斥着五光十色的诱惑,他却活的宛如一个垂垂老矣的人,过着苦行僧一般的生活。
唯一证明他尚还年轻的事情不过只有一件——他喜欢吃。
周棋洛对食物的态度很认真,他并不会做饭,早年出道开始就吃着各地盒饭长大,所以他不挑剔,一根卤鸡腿都能让他开心很久。
但是,在碰到更加精致更加诱人的食物的时候,周棋洛就会变得完全不一样。
他会记录所有与之相关的信息,例如餐厅地址,例如联系电话,他甚至会很认真的询问服务员与经营者,店铺长久开下去的可能性多大。
沈远哭笑不得的劝他。“喜欢的话,下次再来就好了。”
“那不一样。”周棋洛回他。
“一天两天还在,一年两年呢?五六年之后?十年之后?”
沈远被他如此执着的态度愣住了,连那句至于吗?在看到周棋洛的表情之后又下意识的问不出口了。
他那个时候尚不知道。
他不知道这个少年的心里其实早已一片荒芜,他不知道那片贫瘠的土地之上只留下了一朵花。
他还不知道,周棋洛用尽了全部的力气,用心头的每一滴血在日日夜夜的灌溉它。
他在等一朵永远都不会绽放的花。
等它含苞待放,等它香气袭人。

那个时候,谁也不知道。

直到平淡无奇的一天,周棋洛坐在回程的汽车上,他带他喜欢的耳机,闭着眼睛,如同往常一般安静。沈远在他的旁边一条条的对着行程,审阅勾划着适合周棋洛的节目。
沈远看的很认真,所以当他手中的红笔,因为周棋洛突然用力抓住他的手腕,而被摔掉的时候,沈远还没有反应过来。
他被周棋洛握得生疼。
“让我下车。”
周棋洛提了一个发疯的要求,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一个当红巨星的突然出现会引起多大的骚乱,其后果可想而知。
沈远条件反射般的要开口劝他。
“下车,或者我跳车。”周棋洛的口气十分坚定,甚至固执。
沈远此时内心的惊讶比他表面的情绪来的更加汹涌。
周棋洛接着说。
“拜托你,让我下车。”
他没有这样求过他。
即使节目内容折磨的他惨无人道,即使创作出的歌曲被要求改上不下数十次,即使和他搭档的嘉宾脾气差的发指。
他从未求过他。
沈远在那双水蓝色的瞳孔里第一次见到了脆弱与绝望,又从中孕育而出了生机。
他恍然觉得这个少年应该曾经灿烂的活过。
活的像一个人。
一个真正的人。

沈远让车停了下来,他看着周棋洛下车,开始奔跑,在人群里穿梭,引发惊呼,然后停在了一个少女的背后,他看着他站在那里,小心翼翼的伸出手,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露出笑容。
女孩摘下了耳机,回过头,然后发出了尖叫。
沈远在那一瞬间见证少年的生,同时又见证他的死。
周棋洛的笑容仿佛带上了面具。
“对不起。”他诚挚的道歉。“我好像认错人了。”

沈远曾经以为作为周棋洛的经纪人,他眼里的周棋洛是不同的,他们一起生活过,一起说过话吃过饭,一起努力的为同一个目标而奋斗。
他不是高高在上偶像,没有那些光芒四射的魅力。
他只是一个稍微对吃有点执着的大男孩。
然而在那一天之后,他发现自己错了,全错了。
他和那些粉丝没有任何差别。
所有人认识的那个周棋洛都不会是真正的周棋洛。

他终于知道了。
那些对于食物超出常人的热爱,对所到之处景色抱有的幻想,甚至对于执着于成名这件事,都源自同一个人。
一份长达十年,甚至更久的恋爱。
周棋洛一个人自言自语地热恋。



沈远看着周棋洛的馄饨馋了,也叫了一碗又对他说道:“怎么会想象不出来?
“如果你不做明星的话,现在应该好好的上学吧?剧本男主角活活脱脱就是你的写照啊,出现在女主角的面前,喜欢上她,接着告白后开心地在一起。”
周棋洛摇了摇头,他侧过脸去,看着对面街上别的剧组在搬运器材,他看了好久,他问沈远。
“如果是你做梦都不敢梦到的场景。
“清醒的时候要怎么去想?”

TBC

2018-02-25 60 1068
 
评论(60)
热度(1068)
© 春日在天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