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

*又一次放飞自我。
*有人说他想看既纯情又很欲的周棋洛。欲没有,黑可能有点。
*垃圾文手临死前的最后挣扎。
*大量ooc正在迎面朝你扑来,过完年了,还请大家手下留情。


那个明星第三次过来跟周棋洛道歉。
他的歉意不达眼底,反而能够轻易的看出来几许的不甘心,就如同那些言不由衷的致歉词语。
可他必须得做,拖累整个剧组的拍摄进度,已经足够让这个稍微有一点名气的演员跌入谷底。更何况与他对手戏的是这个娱乐圈金字塔的顶端人物。
他曾经想过,周棋洛有什么了不起的。
但是在这个片场,资历再久的艺人在周棋洛面前也耍不出任何大牌。
各家助理们今天递汤明天递水,示好的名片宛如雪花一般。
周棋洛从来都是片场的宠儿,并非虚名。
即使他拒绝了所有人的示好,依然做的滴水不漏,游刃有余。

周棋洛的经纪人在旁边站着看着那个演员的道歉,大冬天的片场,他穿着戏服单薄,冻得已经有些瑟瑟发抖。周棋洛拿着自己手边还未开封的热咖啡递了过去,他笑了起来,人畜无害的样子。
“其实我对自己的戏也不太满意,再重拍一次也是应该的,反而要你来道歉真是不好意思。”
周围人群的视线一下子的因为这句话转移到了男演员的身上,如芒在背。他缩了缩身子。
“的确是我演技不精,拖累了棋洛你,下一场我会争取一次过的。”
周棋洛精神抖擞的站了起来,握着拳头做出了一副加油打气的姿势。
“我也会努力配合你的!我们一起加油!”
经纪人听出了弦外之音,暗自的摇了摇头,等到那人走了才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你还要让他ng多久才能解你心头之恨。”
周棋洛握着他平时专用的补水壶重新坐回到位置上,蝶翼一般的睫毛煽动着,他抬头看着自己家的经纪人。
“同一个剧组怎么会有恨不恨。”
他的目光纯净的像刚来人间的天使,谁看一眼都恨不得掏心掏肺,哪里忍心苛责他一句话。
经纪人被他副模样气的牙痒痒,却还是笑了。
“等她来了,估计就差不多了。”
周棋洛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他闭着眼睛掩饰着心里的想法。
差不多?
不过是换个方法玩。



我到达片场探棋洛的班,正好赶上了大雪,就算已经做好了冷成狗的准备,还是依然被冻的不轻。
经纪人的电话打过的时候,我握着手机看着它重复的开机又重复的关机,显然已经对这个世界充满了绝望。
最后,我决定拖着行李箱直接去了片场,瞎猫碰到死耗子的几率,我可以试着赌一把。
事实证明,运气不好的人是不适合拿命赌脸的。
棋洛的片场我顺利找到了没错,但是捧着剧组里的盒饭的情形还是让我简直哭笑不得。
不论是恋语市也好其他地方也罢,只要路过就会被抓来当跑腿的情况,使我一度怀疑我的头上其实顶着一个隐形的npc标志。
安娜姐说不,她说要怪得怪你这张脸。
“摆明写了四个大字,我好欺负。”
……
你连生气都像撒娇,哪有什么杀伤力。
“我有在很努力的改变形象了。”
然而即使我的口红是网络爆款烈焰红唇,指甲花了重金包装,就差粘把菜刀上去了,安娜姐给我的评价仍然是——偷穿大人高跟鞋的小姑娘。
“难道我全身上下看不出一点已婚妇女的气质?”
全公司人一致摇头。
——老板你走出去别说大学刚毕业了,高中毕业都有人信。
我不信,我来片场之前打了taxi,司机师傅明明问我是不是来追星的……

“还愣着干嘛!”片场的负责人看着我,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放饭的时间赶紧发啊,行李箱就放这里,你怕偷啊?我告诉你谁也不偷这种。
“还有周棋洛的盒饭不用发,他不吃的。”
我一愣脱口而出。“耍大牌?”
片场负责人气了。“哪里来的实习生,没见过世面啊?这种话说出来打死算轻的。”
……别片场演古装,大家一起穿越啊……
“周棋洛那是身体不舒服忌口,他经纪人吩咐的。”
我点了一个头,表明态度,提着沉甸甸的盒饭走马上任了。
制作人当久了别的不敢说,发个盒饭的工作我还是很得心应手的,毕竟有空没空就跑去各大电视台吸取经验,盒饭没少领也没少发。
或许因为我面生,发盒饭的途中也有些人多看了我几眼。
“新来的?”
“刚到……”
“现在社会真的不好混,姑娘小小的就来发盒饭养家糊口了。”
不瞒您说,要不是怕结婚戒指太大,走在路上容易被人剁手,我真想让你们看看是谁再给你们发盒饭……
还有一些心系苍生的路过热心群众。
“小姑娘盒饭发完赶紧去导演那边转转,长那么水灵,说不定演个戏红了。我们也算吃过大明星发的饭了。”
悦悦说的对,我们这些幕后工作者,即便是节目世界收视率第一,你也是片尾曲出来之后那点小白字。
别说姓什么,男女都不知道。

我深刻的思索一下此时此刻我如果大吼一句我是周棋洛的老婆,是直接被保安押送到就近的精神病院的可能性大,还是见到偶像先生的可能性大……
最终,恋语市伟大的制作人发动了佛系三连。
来都来了,大过年的,算了算了。
我决定好人做到底。



棋洛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正在低头递饭给道具组,偌大的编钟组完美的挡住了我的身影,眼角的那缕金色光芒一闪而过。
我抬头的时候只能匆匆睹见那道背影,他所透露出来的焦急与不安,除我以外,无人可认。
我赶忙的拔腿追过去,即便后面的道具组在喊小姑娘今天的饭菜不错,你吃一盒也无法阻挡我的脚步。

我躲在一辆房车的背后,棋洛离我的目测距离只有几步之遥。
原本计划的惊喜在看到他的神情之后,停了下来。
我对于关于偶像先生的记忆里从没有出现过的场景,感到了惊讶。
他实实在在的生气了。
即使他的笑容依然明媚的像冬日里最暖的太阳,如今却照的人心头发冷。
经纪人在劝他。
“只是手机打不通而已,说不定是没电了,等等就好了。”
“把我的电脑拿出来。”
经纪人一边点头,一边安抚道:“棋洛,你冷静一下。”
他侧着头笑着看着经纪人。
“太过分了,让我冷静的人不在了,为什么我还要冷静。”
像万圣节去了每一家门前却讨不到糖的孩子,棋洛站在那里,仿佛被世界抛弃,仿佛他抛弃了世界。
我忍不住冲了过去,扑到他怀里。
“偶像先生我要严重抗议!你们这边的盒饭太重了!”
时间犹如被停止了,棋洛过了很久才抱紧了我。
“原来我的薯片小姐没有被我弄丢啊。”
他重新笑了起来。
冰川消融,浩劫已过,终见陆地。




经纪人因我被迫给剧组发盒饭这件事,深深地呕出了一口老血。
此时,我坐在棋洛专属的房车里被偶像先生抱在怀里,有些尴尬的看着他笑。
“我们打不通你的电话,又接到派过去的人说你不在原地的时候。心都凉了。
“堪比这小子专辑销量只有一,而且还是我买的那种情况。
“说实话,要不是棋洛不肯,真的觉得公开你才是上上策,起码敢指挥周棋洛的老婆发盒饭的剧组是不存在的。”
我深以为然,可刚要开口,抱着我的偶像先生却伸出手来蒙住了我的眼睛。
一时间,我陷入黑暗,寂静无声,我只听到了三个人的呼吸声。
接着,是经纪人开口说话。
“我知道了,我先去处理一下别的事情。”
接着,我的耳边就传来了经纪人关门离去的声音。
棋洛把蒙着我眼睛的手放了下来。
我转过身去看他。
“怎么了,为什么不让我刚刚说话。而且捂住眼睛有什么用,你应该捂住我的嘴巴。”
“对不起。”棋洛很老实的低头跟我道歉,他穿着的衣服外套拉链拉到了顶端,领子竖了起来。偶像先生顺势把自己的半张脸塞了进去。
一副做错事情不敢面对家长的好学生模样。
我被棋洛的认错态度给逗笑了。
“为什么要道歉?”
棋洛没看着我的眼睛,状似自言自语地解释。“如果你答应了,会有更多人看到你,我不想让她们看到你。
“但是,这样是不对的,薯片小姐是自由的。”
如果捂住了嘴巴,自己就成为了限制她的枷锁,只有捂住了眼睛,才能在她说出好的那一刻,看不见另外一个自己。
“棋洛。”我叫他名字。“我跋山涉水的过来,又被迫提了一大袋子的盒饭,我现在很累,想让偶像先生亲亲我。”
他乖乖地抬头,在我唇边飞快的吻了一下,又撤离开来。
“刚刚是不是亲太快了。”偶像先生低头思考着问我。
“是啊。”我笑。“用户体验感极差,想要给差评了。”
棋洛像是受到了鼓舞才敢前进一步的青涩少年,重新抬头吻了上来。
这次显然亲的久了点。
我刚要开口表扬,结果偶像先生摇了摇头。
“还是亲的太快了。”
“不快……”
可离开的嘴唇很迅速的又贴了上来。
……
“薯片小姐生气了就不好了。”他一边亲着一边羞涩的说。
“胡说……我哪有生气……”我试图要推开他,可惜被亲软的身体分外不给力。
“别生气。”棋洛露出了天使一般纯净的笑容,可是他的手却像恶魔。
他青涩的道歉在我耳边不断地响起,仿佛情窦初开的少年,不小心碰着初恋的手都要害羞的说对不起。
然而事实却完全不是这样的,我逐渐模糊的视线望着他的脸,在沉沦的那一刻,我脑子里迷迷糊糊的出现了一个一闪而过的念头。
——我怎么感觉自己像被卖了还帮人数钱?



周棋洛走下房车的时候,经纪人正在抽烟,他看着皱着眉头远离自己的超级巨星,笑了。
“只有在她面前你才是周棋洛,在别人面前,臭小子你是什么……
“吃人不吐骨头。”
周棋洛没有理他,他靠在车旁,单手拖着自己的电脑随意的敲打着。
经纪人踩了烟头凑上去看。
“啧啧,你还没放过那位啊。
“人家片场口无遮拦说了你老婆几句话而已,至于吗……”
周棋洛勾着唇角,笑的明媚极了,最后几行敲完,他把电脑合上。
经纪人看着他眨着眼睛,无辜的全世界都让他受了委屈的样子。
“怎么办?做的太过分了?”
经纪人不由自主的退后了几步。
“明明在笑就不要道歉。”


——周棋洛,你藏于暗处,必隐匿如伪装者,不惊神佛,不侵恶魔。
若苍生渡不了你,地狱渡不了你,苦海渡不了你,又当如何?
佛要问你该何处上岸?
应是拈花一笑。
答曰:“她于何处,何处便是岸。”


周棋洛伸出食指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嘘。
“要替我保密呀。”


end

2018-02-23 53 1438
 
评论(53)
热度(1438)
© 春日在天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