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S姑娘的信

@三途川的鷹羽 
给我最亲爱的S姑娘:
收但你的花的时候我正在蓬头垢面的擦着家里的窗户,父亲和母亲在背后轮流的教训我,过年回家好像总是这样,无论坐也好站也罢,总是有说不完的理由,而我总是错误的。
我好像已经习惯了这种的生活,一边听他们说我一边脑袋里充满了琐碎的事情,诸如晚上吃什么,情人节写的棋洛的文是不是不太好看,还有喉咙处传来的痛苦什么时候能好。
门外传来敲门声的时候,我有了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预感,走到门边,望着猫眼里的那个抱着漂亮长盒子的人一瞬间的愣住了。
甚至叫出自己的昵称时候,仿佛灵魂上升,能看到另外一个我在机械性的签收。
母亲咋咋呼呼的在我耳边充斥了两个字。
——好看。
我小时候就有一个愿望,是很多少女做梦的时候都有的愿望,我希望有人给我送花。
长大了一点,风风雨雨过了一点,每次传达这个愿望给别人以后,都石沉了大海。我开始逐渐清醒。
其实,我可以自己买花的。
于是,我开始在各处的花店徘徊,看到喜欢的就带回家,舍友认出来花的品种的时候,不忘加了一句因为经常有人给我送。
可我听起来,还是笑了,突然也不是那么伤人了是吧?
求人不如求己,是我人生那么多年来深刻领悟到的信条。
人要渐渐变得不奢望不期盼最后到死心其实很简单的。
可是,你送来了花。
我看到了自己亲手埋在地下那一点尚未熄灭的火种,我一直以为它死了,死了很多年,死在了很多事情上。
可我今天看到了它,它还活着,还能在重新慢慢的燃烧起来。
我性格一直不太好,反复的撞在死胡同上,看起来对什么事情都三分热度,可真的认真起来,却又太过用力。
过犹不及,我知道的,好像从一开始写文就是这样,心里面憋着一股气劲,要给谁看?谁又要看。
掏心掏肺,呕心沥血,讲这样词语在旁人看起来都像是笑话。
反反复复的感情最后得到的是一句你想被旁人捧在手心上的定义。
好像那些真的喜欢,真的爱,真的愤怒都是假的。
最后,不过一句他人的评价。
你只是想要他人的赞美。
就如同你不过是想要从他人那里收到花。
所以我祈求,我的哀嚎,都不会得到回应。
可我收到了你的花。

这样不行啊我的S姑娘,我对你说,我开始学会了自己买花了。可是你把花递给我,我又慢慢对这个世界又渐渐地产生了期望,我开始觉得它可爱,它值得我努力。
我那么信命。
得之所幸,失之我命。
我好像失去过很多,可是因为你,那些失去又变成了得到。
我之前过得足够黑暗,可是你把我抱回去。明明你早就遍体鳞伤,可是你还是用着你唯一完好的那块地方来存放我。
你说我足够好的。
你说我值得那么好的。
这样不行的啊,我会真的以为我如此的好。
我从来不会以为自己有那么好。

但是,我的S姑娘给我送花了。
不是那么糟糕吧,即使很多人渐行渐远,也不那么糟糕吧。即使这个世界还有很多死胡同,我撞得头破血流,也不那么糟糕吧。
即使心有不甘仍然委屈求全。
也没有那么糟糕吧。

我的S姑娘,你大概不知道A小姐每次都还想努力的在去信一次,还想继续努力的去温柔一次,去付出一次。都是因为那天,A小姐伤痕累累得走过来的时候,我的S姑娘在原地站着,她也不完整,她也被这个世界背叛,她也难过的要命。
可她依旧拍着A小姐的肩膀,笑了。
“我一直在这里啊。”

谢谢我最亲爱的S姑娘。
原来这个世界不一定要自己买花的,你还可以送我。

——写完了就要继续擦窗户的a小姐敬上。





2018-02-14 4 86
 
评论(4)
热度(86)
© 春日在天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