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距离恋爱

*情人节快乐。
*周棋洛x我。
*放飞自我写了很多东西,基本属于瞎几把扯淡。
*安心与信赖的胡说八道和ooc。
*我知道经纪人有名字,只是想着可能写名字有些妹儿还是一下没反应过来这谁,所以继续写了经纪人三个字,还望见谅。
*是糖没错。




我结婚以后,安娜姐曾经这样评价我——你比公司里的那些单身狗还要像单身狗。
我不服的反驳道:“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安娜姐拍了拍我的肩膀。“我认识你这么多年,才知道你是一个很懂得自我安慰的人。”
不是这样的……我含着一口心头血试图从我和偶像先生屈指可数的见面里扣点糖出来。
“我们才见面没多久呢!”
“什么时候?”
“我出差他转机的时候……”
“……”
我难得的有机会坐在贵宾候机室,手里还握着悦悦在我临走时候递过来的巧克力,慢慢的吃着。
棋洛趁我分神的时候走过来,抢过我手里吃了一半的巧克力咬了一口,他也不嫌弃那是我吃过的东西,只是露出了笑容看着我。
“很甜。”
经纪人在一旁捂着额头示意我们两个快滚,他还想多活几年。
偶像先生在我旁边坐了下来,他靠着我的肩膀,一边握着我的手开始玩起来一边打哈欠。
“很累吗?”
棋洛点了点头。“好想一睡就不用醒来。”
我听得呸了两声骂他说话不吉利,偶像先生见我神情严肃,连忙求饶道歉做鬼脸逗我笑,见我开心的笑起来,又凑过来,蹭我的鼻尖。
“好想亲你。”他小声的说。“可是亲了就不想登机了。
“所以能先攒着吗?”
我听的笑了。“这是在攒积分吗?攒够了可以换什么?”
棋洛看我很认真的问他,蹭到我耳边说。
“想换一个迷你周太太,可以揣口袋每天带着走的那种。”
“这个太难。”我摇了摇头。“换不了。”
“那就换一个大的周太太。”终于他还是一边说一边飞快的亲了下我的耳朵。“能24小时都让我看到的。”
我终于知道他的意图,点了点头。
“我回去看看时间安排,有空了就去探班。”
棋洛满意的退开了一点距离,从大衣口袋掏出了一个礼物盒子递给我。
“是什么?”我边问边拆开了包裹,盒子里躺着是一条漂亮的项链,挺红的牌子,属于买了就能立马发好友圈炫耀的那种。
我转过头去看他。
偶像先生竟然躲开了我的视线,轻咳嗽了两声。“看到的时候就觉得超级适合你,就立马买了。”
“可现在既不是节日也不是纪念日啊!”我惊讶地回他。
“想要你开心,你开心了就是值得纪念的日子。”
他说完,就去摸我的手,从手指到手背再到骨节,又重新回到手背,十指紧扣。
偶像先生握着我的手,却把自己的头埋进了膝盖里。我听到他说了两个字。
“惨了。”
“怎么了?”我还沉浸在收到惊喜的里面没反应过来,听他这么一说以为被狗仔拍到了正要开始四处张望,却又听见他带着十分浓厚的不舍与怨念说。“我是真的不想走了……”
而这时候,通知我的那班航班可以登机的广播响了起来。
棋洛抬起头来。“再坐两分钟……
“一分钟也可以……”
我重新的又坐了下来,坐到了航空公司给我打电话。
我匆忙的拎着包准备上飞机,可刚跑了两步还是一咬牙跑回了,亲了我可爱的周先生一口。
“替周夫人照顾好自己。”
我总算在他的脸上再一次的看到了真心实意的笑容。




亲朋好友也曾经纷纷表示出我这种在机场掐着时间见面,就如同牛郎织女鹊桥相会一般。
“虽然每天都觉得你发狗粮很过分,可仔细想想又觉得你可怜。”
我又好气又好笑,可又无法反驳。

有一次,我半夜起来,隐隐约约的听到了电话震动的声音,迷迷糊糊的伸手去接。
“吵醒你了吗?”棋洛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抱歉,他知道我睡着了一定是雷打不醒的状态,估计没料到我还能起来把电话接了。
“唔……没事……”我揉着眼睛回他,半睡不醒的声音,听着像是我在对他撒娇。“半夜打电话怎么了?”我撑着身子,从床上坐起来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
“没事。”偶像先生沉默了下来。过了好一会,才说出一句话。
“我想我的周夫人了,不知道她吃的好不好,睡得好不好,过得开不开心,有没有被人欺负……”
我听着他声音里满的就要溢出来的情感。
偶像先生你知不知道这是犯规啊……我试图让自己镇定一些,然而完全没用,不用开灯,也知道脸上热的要命,明明是冬天的季节,冷的像冰块一样的房间,结果却被一通半夜的电话,暖的心里热乎乎的。奇怪的要命,结婚也有一段时间了,为什么老像在谈恋爱。
“报告周先生。”我开始认真的一字一句回他。“周夫人吃的很好,睡得也还不错,只不过刚刚被周先生半夜打电话吵醒了。”说到这里我听到棋洛从电话那头传来了轻笑声。
“至于过得……
“只差一个周先生回来就能更好了。”
“我会很快回来的,你要等我……”
“嗯。”我应他,又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哈欠。
“困了吗?”棋洛好像感受到了我的哈欠连忙劝我。“赶紧挂电话,快点睡觉。”
明明打电话的是他,结果催我挂电话的也是他,我连连称是,也叫他快点睡觉。不要看剧本看的太晚了,影响身体反而得不偿失。
偶像先生一一应了,直到我要挂了电话,才又叫了我的名字。
“在呢。”我回答道。
“我最欢薯片小姐了。”
……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我捂着心跳过速的胸,回他。“我也是。”
——最喜欢偶像先生。



在公司接到经纪人的电话的时候,我下意识的眼皮一跳。
“喂。”
“那小子本来是让我瞒着你,可怎么说最后还是得你来……”
我一边听着他的电话一边就往机场跑。
我说偶像先生怎么半夜三更打电话告白,我非得砍死他,工作上出问题到要做手术的事情竟然对我瞒天过海。
安娜姐正从外面回来,见我一个劲不要命的往前跑,拉住我。
“怎么回事!怎么哭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到了医院,浑浑噩噩的脑袋里乱七八糟的东西塞了一堆,在飞机上睡着睡着醒了过来就开始掉眼泪,掉完了又开始骂人。
周棋洛我跟你不共戴天。
什么暖心超级偶像,我一定做个节目把你八个底朝天。
我到达医院的时候,经纪人站在医院门口等我,见我杀气腾腾的,有些愣了,才边带路边说。“也不是什么大手术,别急。已经成功做完了,现在病床上躺着呢。”
我看了他一眼:“知情不报,帮凶。”
……经纪人呆在原地,等我进了病房,才听见他跟随后赶过来的安娜姐抱怨。
“你们老板平时不是文文弱弱的小姑娘吗?怎么突然换了一个人?”

我看着躺着病床上还在沉睡中的偶像先生,心像被人揉碎了扔到地上一般,又痛又难过。
他一直在我面前,总是笑,仿佛这个世界没有任何的阴霾可以笼罩他。
直到离开了我,静静的躺在这里,病痛让他终于皱起了眉头。
棋洛在麻醉药效过后慢慢的苏醒,微微眯起的眼睛,仿佛被遗弃的小狗在找自己的主人,直到看见了我。
他的眼神定在了我的身上。
“我终于……又见到你了……”



偶像先生再度醒来的时候,我正坐在他旁边削苹果。
“你现在不要跟我说话,我气死了。”
“对不起……”
棋洛病恹恹的跟我道歉。
我不理他,只是专注的削我的苹果。
偶像先生开始躺在病床上哼歌,调子都是他写给我的情歌。
我重重的把水果刀和削到一半的苹果放到桌子上。
“病人好好休息,不能讲话。”
“可是我的薯片小姐不要我了……”他试图起来拉着我,可惜刚刚做完手术,身子不够利索,起身都要很久,我见状赶紧站起来,把他压回病床上。
“痛……”
“活该。”
“急需周夫人亲亲一个。”
……
我望着他,重新坐回椅子上。
“你是不是傻啊,是不是做黑客的时候被二进制塞住了脑袋不会运转了。除了对我笑逗我开心以外什么都不愿意告诉我了吗?”
我越想越生气,越生气越伤心。眼泪吧唧一下就掉了下来。
“你不能这样喜欢我的,这样不公平。”
棋洛很少看我哭,急的要坐起来,我见他手背上输液的针都要被挣脱开来了,连忙又去压住他。
“别乱动!”
“你别哭,我就不动了。”
我气笑了。“你还威胁我。”
“只要你不要哭,做什么都可以。”
我被他说的脾气都没了。
擦着眼泪干脆不去看他。
“我的薯片小姐很坚强的,我知道。如果跟你说了,应该也不要紧。只是我舍不得。”
我转过来着棋洛侧着头看着我,蓝色的眼睛里流动着皆是深情。
“如果能有一点会让你难过,让你皱眉头的事情,我都不会去做。
“我不要公平。”他伸出手来,我凑到了病床前,偶像先生抚摸着我的脸颊,眼里盛满繁星。
“我只要你笑。”



经纪人对我说的也没错,这只是一个小手术,一旦成功了很快就会好,我照顾了棋洛没几天,他就可以起身了,
只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
偶像先生叫我名字示意我过去。
我刚刚走到他身边,棋洛就得意的凑了过来,在我脖子边闻了闻。
“今天的薯片小姐格外香。”
“是吗?”我有些奇怪。“我用的一直是你给我的那款香水……”
“唔。”他用疑惑的口气问我。“是什么时候送的?”
“什么时候?你每年情人节……”我说到这里愣住了,就看见棋洛眼睛闪闪发亮的看着我,偶尔的露出了狡黠的光。
情人节……
我竟然第一次在病房里度过了情人节。
“这大概是我过的最糟糕的一次情人节。”
棋洛手臂环着我的的腰,膝盖分开,示意我站的更近一点。
他抬头吻住了我。
“不是,是我度过最好的一个情人节。”

“所以很久以前就想问了,为什么送我香水?”
情人节送玫瑰花巧克力不是才是正道吗?虽然卡片上的字条是希望我用它,但总觉得这不是真正的目的。
偶像先生亲着我的唇又笑了。他低沉下来的声音带着足够魅惑的气息。
“因为香水是女人的衣服。
“最后一件衣服。”

End

2018-02-14 31 971
 
评论(31)
热度(971)
© 春日在天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