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闻

*周棋洛x我
*不好意思,我又想看小夫妻了。
*莫扯细节设定,我最爱瞎几把胡扯。
*熟悉的ooc,看吐的作者。



我在去电视台的出租车上接到了同事的电话。
“老板你现在没事的话最好不要刷微博。”
……这种开头不是让人更想立马掏出微博刷一通吗?
“怎么了?”我问。
“也没什么啦!!就是……”同事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安娜姐接了过来。“别听他们瞎说,你到电视台了吗?”
“还没有。”我看了看车窗外的风景。“应该快了,还在车上。”
“那行。”安娜姐应道。“路上注意安全,别乱想。”
“所以到底怎么……”
我的回事两个字还在喉咙里没有吐出来,安娜姐已经干净利落的挂上了电话。
我当机立断的掏出了手机。
微信群QQ联系人炸的我差点打不开应用软件,我恍惚记得刚刚电话来之前,所有人还在风平浪静的聊着各种生活琐事,笑话段子,怎么一瞬间炸成这样。
我好不容易得从飞快刷屏的消息列表里看到了几个字。
“周棋洛。”
“绯闻。”
“新生代女星。”
……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还想在看,手机却在滴滴两声之后自动关机。我从包里准备翻找移动电源,结果却只翻出了一根白色数据线……
哦我想起来正主被我遗落在公司了。
我扒着司机的椅子,探出身子。语气尽量显得平淡。
“师傅麻烦你一下,想听听娱乐电台。能换个频道吗?”
司机师傅随便的按着车上的按钮,一边抱歉道:“不好意思小姑娘,我也不知道哪个是……”
“没关系的。”
我话音刚落,就听见电台的主播声音传到我耳朵里,用一种惊讶的语气说:“周棋洛这次出的绯闻真的是吓一大跳,爱妻典范也有一天翻车,真的想让人问问娱乐圈还有没有真正的相濡以沫。”
神乎其神的说辞,像砖块一样把我给彻底砸懵了。



我抵达电视台的时候,周围的声音几乎都变成了讨论棋洛绯闻这件事。各种表态都有,惊讶的有之,难以置信的有之,遗憾的有之,连同情我这个素未蒙面的妻子的也有。
我突然觉得手机没电也不是坏事,围观群众不说,光是知道周棋洛的正牌太太是我的亲朋好友就够我应付的。
我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开始抱着与电台需要交接的各项事宜的文件,一项一项的与工作人员心无旁骛的对接。
我知道自己心里燃着的那簇火苗虽然小。却一点点正在舔舐着我的心脏。
“制作人,笔掉了。”电视台的人员提醒着我。
“不好意思。”我有些窘迫的道歉,一边弯腰捡笔。
“没事没事。”对方显得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今天听到周棋洛的新闻,大家都有点心不在焉呢。
“制作人也是他的粉吗?”
我摇了摇头。嘴巴张了张又闭上。
如果说是他妻子,十个人里头有八个人会以为我疯了吧。
电视台的工作人员笑了。“不是就好,大家今天都说他崩人设了,也不知道那新闻真的假的。”
“假的。”我抬头笃定地说。“我信他。”



等回到了家,躺在温暖的被窝里的那一刻,我才觉得其实繁忙的工作也挺好的,至少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都没有,一个劲的脑袋里塞满的都是会议纪要,公司规划。
不过,现在……
手机还处于关机状态中,但是网上的新闻已经全部的都挤在了脑子里。什么从出道以来周棋洛和那个小女生的蛛丝马迹啊,新秀提携啊,如果这些都算捕风捉影的话,最后一张把狗仔拍到的照片,那真是把绯闻坐实。
心烦气躁。
我觉得偶像先生把我宠坏了。
虽然每天都在信誓旦旦的对着自己做心里暗示,娱乐圈嘛不出点绯闻都不好意思,可从始至终他都没出过事,经纪人把所有不利于他的东西都隔绝在外了,渐渐地我的心理准备好像变成了杞人忧天。
结果这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空投炸弹直接把我炸的头晕眼花。
我抱着被子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我对自己说你要要是吃醋就显得太小气,明明前两天的新闻偶像先生的脖子上还明晃晃的挂着结婚的戒指,跳舞的时候手背上滑下来的是和我成对的手链。
我信他的。
但是信归信,气归气。
结果一整夜里脑子里都是各种乱七八糟的思想,一会给自己心里暗示一会又是满脑的狗仔,半夜还爬起来开了电脑,一页一页的翻着论坛的帖子。等转过头看到窗帘透出了几丝光亮,我才知道天亮了。
我竟然熬了一整夜。
头昏眼花,大脑混沌,恍惚之间听见门口有人拿钥匙的开门的声音,可过了一会却没感觉到有人推门。
我揉着眼睛走到客厅,家里的房子是棋洛挑的,保密性很好,他自己又多加了几道我也看不见的防护,一般来说等闲之辈没那么无聊在门口做这些事情。
我迷迷糊糊的开了门。
是棋洛站在门口,他好像是跑回家的样子,头发被风吹的乱七八糟,手里拿了一串钥匙,仿佛永远都找不到哪把是家里的。
“你不是……”我话还没说完,偶像先生直接就抱了过来,因为用力太大,我连连后退,到了最后竟然跟他一起跌在客厅的地板上。
好在之前就铺上了厚厚的地毯,这样跌下来也不算太疼,更何况棋洛还用手护在我脑后,只是……
他抱的太紧,我甚至有点无法呼吸。
家里的门也没有关上,一室一户的,虽然不用担心会不会有路过的邻居,可不关门总觉得不太好……
“棋洛。”我试着叫他。
结果,偶像先生并没有应我,只是手臂的不断缩紧的力道在提醒我这个人是真的回来了,而不是幻觉的事实。
算了……
我决定回抱着他。
过了许久,我才听见棋洛闷闷的声音从我的脖颈处传来。
“我想了很多办法,都没有想出来哪一种是可以马上哄好你的办法。
“我怎么那么没用。”
“不是在国外封闭式录新专辑吗……。”我问他。“怎么飞回来了……”
“经纪人告诉我大事不妙的时候我就立马订了机票,可是直达的没有了,只能转了好多趟中转。
“我打了好多次电话,你都不接……”
“手机没电了。”我同他解释道:“后来想想好多人应该都要从我这打探消息,反正我也不知道,干脆也就不充电了。”
棋洛毛绒绒的金发继续蹭了蹭我的脖子,最后仿佛要确认我的存在一般,一寸寸的咬过来,从脸颊到脖后。
“我在飞机上做梦。”他的声音迷迷糊糊的。“梦到你不要我了……”
“周棋洛,你起来。”
我的声音太过严肃,偶像先生立刻停止了动作,乖乖的起了身子跪坐在我旁边。
我站了起来,先把大门关好,才转头看着一直盯着我目不转睛的偶像先生。
他很少有这么狼狈的时候,作为一个当红的超级明星,总是光鲜亮丽的出现在世人的面前,无论何时何地看到周棋洛都会是最吸引人眼球的那一颗星。
不像现在,眼底下有长途旅行所导致的乌青色,整个人仿佛被雨淋湿的小狗,一副病恹恹的样子,显得毫无精神。
我抱着膝盖,蹲到他的正对面,很认真的问他。
“戒指呢?”
“这里!”棋洛一边应我一边急忙的从衣服里掏出他戴在脖子上的项链,末端明晃晃的挂着正是我们的结婚戒指。
“手链呢?”我又继续问他。
“在的!”他又伸出手来让我看到他手腕上从来都没有脱下来的情侣手链。
我伸手捧着他的脸,把他拉过来,我们两的距离近的能鼻尖贴着鼻尖,我从他那双漂亮的深蓝色的眼睛里能清楚的看到自己的倒影。
“我为什么不要你。”我一字一句的问他。“我的偶像先生那么喜欢我,我为什么会不要他?”
棋洛呆呆的看着我看了好一会,最后他才开口,他叫我名字。
“我现在可以提一个小小的要求吗?”
“可以。”我笑眯眯的看着他。
“我想抱一下你,就一下的。”
我放开了捧着他脸的手,把自己整个人往棋洛的怀里塞,那点醋意随着他的归来早就烟消云散,现在只觉得这个怀抱才是此心安处。
偶像先生抱着我,在我的头顶上大喊糟糕。
“我可能不止想抱一下。”他不好意思的说。
“嗯……”我回他。“抱很多下也是可以的。”
“不止想抱很多下。”棋洛继续支支吾吾的。
我抬头看着他。“那还想干嘛?”
“我还想像这样……”偶像先生低下头来,吻住了我的唇。
“亲你。”
他一边亲又一边说。
“亲一下不够,亲两下好不好。
“两下太少了,还是三下吧……”
“周棋洛!”我被他得寸进尺的亲吻给逗笑了。“我好困,能不能先让我睡觉。”
我打个一个大大的哈欠,通宵加上被他这么一折腾,我整个人精神松懈了下来,反而越发的困了。
偶像先生想了想,同意了。
他把我抱了起来,运送到了床上,又从背后把我搂进了怀里,一边吻着我的头发一边用商量的口气跟我说。“就这样睡好不好?”
我揉着眼睛抬头问他。“那你呢?”
偶像先生从床头拿过我的电脑。
“做点事情。”
好吧,我知道了,偶像周棋洛下线,黑客key隆重登场。
我缩在棋洛的怀里,听着他敲击键盘的声音终于是睡了过去。



天翻地覆。
我醒过来的时候,只想到了这个成语。
手机在我睡着的时候已经被偶像先生好好的充好电开机了,未接来电除了一连串的周棋洛的号码以外,最近的一个是经纪人的电话,我回拨了过去。

“他是真的生气了。”经纪人和我通电话的时候,语气不是一般的严肃。“这小子别看他平常嘻嘻哈哈的,谁也不知道他底线哪里,现在知道了,真的是一个圈都不够他折腾的。”
“你让他放过那些记者吧,也是吃饭的,至于绯闻的那位我也解决了,她们公司真想再激起点水花,九条命也不够赔的。”
“所以……”我趁着偶像先生不在房间,小声地问他:“那些照片……”
经纪人在电话那头笑了。“你别跟我说你以为那是真的,他是恨不得方圆三百里的女性除了你就没别人了……”
我强行狡辩了一番,挂上了电话。棋洛刚好推进门,见我睡得饱饱的,很满意的点了点头。
“下次别在这样来回折腾了。”我对他说。“飞来飞去的多累。”
棋洛摇了摇头,一边低下头又开始亲我一边说。
“超级英雄必须随叫随到。”
我听的笑了。
“这不算超级英雄,超级英雄拯救的可是世界。”
偶像先生亲着我的眼角,不满地道。
“怎么不算?世界明明就在我的眼前。
“我的世界。”

End

2018-02-11 79 2889
 
评论(79)
热度(2889)
© 春日在天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