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如何正确的撒狗粮

*周棋洛x我
*突然很想看小夫妻腻歪的谈恋爱。打了一通鸡血,胡说八道瞎几把扯淡了一堆。
*很多东西都是为了发糖铺路,切勿较真,看文愉快便可。
*不甜不退货。
*陌生的ooc熟悉的作者。
*早起发个文不惊动一个周太太。



“我有时候就觉得老板结婚以后特让人受不了。”
我手里还在忙着捞火锅里的燕饺,被同事用这种语气抱怨,心里咯噔一下,筷子一松,燕饺随着沸腾的汤水没滚两下,就消失在我的眼前。
……
我冷静的放下了筷子。
公司惯例的年末聚餐,喝酒助兴都是常理,只不过我的感冒刚好,便没有参与进去,默默无闻地捞着自己在火锅里的那一亩三分地。
却万万没有想象的,酒过三巡,大家的话题讨论点能往我身上扯。
作为一个公司老板,我自认为自己的脾气还算好,待人也足够宽厚,收到这种莫名其妙的抱怨实在让我有些措手不及。如果说是工作上的事务还有待商榷,但是话题的开头确是因为我结婚,不得不说这让我着实有些一头雾水。
然而更令我意料不到的是一石激起千层浪,我的下属们开始纷纷抱怨起来。
主题围绕着老板结婚以后如何具体的让人受不了。



“远的不说就是近的,感冒这种小事,周棋洛竟然三天两头的打电话问候,问候也就算了,每天都要花式送礼物。送礼物就算了,卡片清一色的写着薯片小姐,加油!感冒很辛苦的,要给努力对抗病魔的薯片小姐发奖励。”
同事说的义愤填膺的开始拍桌子。“拜托!是感冒啊!!我们吃个药起来继续搬砖啊!”
……
“很奇怪吗?”作为当事人的我试图辩解。“不感冒我也经常收礼物啊……”
全体员工刀子一般犀利的眼神朝我发射过来,我只好把他认为只要我会开心就买的句子塞回了肚子里。
悦悦在旁喝的小脸通红。“送礼物算什么……”
不是吧,悦悦怎么你也对我有意见。
“你们不知道上次我跟老板去探班,老板坐在周棋洛的化妆间,两个人没事做就对着傻笑。呜呜呜呜,笑什么啊……”
“我的偶像还抓着老板的手一会亲一会玩的,老板让他好好坐着,他坐直身子以后,又偷偷凑过去亲老板的脸……我那个时候都想唱歌了……”
不会唱今天我要嫁给你吧。
“就是那首……我不应该在车里我应该在车底……”
“有这么夸张吗?”我底气不足的问。
“这当然不够夸张。”安娜姐在一旁冷笑一声。
我惊悚一般的转头看她。
不不不,这不是你的画风啊安娜姐……
“上次,我记得是颁奖典礼?这位仁兄的先生原本计划扯她走红毯的,结果我们老板爱岗敬业的拒绝了,我想毕竟颁奖典礼有一部分是我们公司参与制作的,不去红毯去后台没问题,谁知道周棋洛前头领着奖,灯光一暗,他走下后台来,站在她面前,头上的爵士帽子一摘一挡,你告诉我他那个时候在所有工作人员的众目睽睽之下做了什么……”
我仔细的回想,棋洛难得的连冠大奖。
“他说他想要真正的奖品……”
偌大的餐桌上先是沉默了一会。但是很快的就爆发出了接二连三的惊叹声,诸如“我受不了了让我死吧……”这种哀嚎不绝于耳。
安娜拿着酒杯轻轻的叩了叩桌子,示意大家安静。
“故事还在后头呢,周棋洛接下来是有表演的,他上台之前把帽子扣到了你头上对吧,第二天热搜话题知道是什么吗?
“周棋洛的帽子。
“微博上正主怎么回复大家的?记得吗?”
安娜姐露出了意味深长的微笑。
“他说帽子跟我说它想我太太了。”
一桌人又沉默了。
我明显的感觉到了飘荡在空中的除了火锅底料的香气还有大家的灵魂……

偶像先生有时候会问我。“如果天天想看到我会不会让我觉得很烦。”
我想烦吗?并不会。
但是,我现在觉得我烦不烦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员工要疯了。
我轻轻咳嗽了两声,用一种尽量听起来委屈的声音开口。
“其实这种情况很少数的,棋洛他是大明星,一般我们都聚少离多的。”
两三个月看不到先生情况够不够惨,四舍五入就是独守空房了。
“所以。”下属灵魂归位,一字一句的问我。“正因为这种情况,周棋洛一年要出一张送给太太的专辑,张张爆红。
“就想问问当事人对于走遍大街小巷都能听到你先生写给你的情歌这件事,有什么感想?”
……
好吧,我瞧着公司所有员工要因为我结婚,似乎准备揭竿起义了。



隔天,因为全员喝的烂醉如泥再加上清醒以后记起来他们昨天肆无忌惮的对着老板吐槽这件事,让我一大早收到了无数请假条和对不起。
中间夹带着「我们也不是真的觉得受不了,就是单身狗的愤怒。」以及「虽然羡慕嫉妒恨,其实还是很喜欢吃老板的狗粮的!请一定要多发发努力发。」还有「老板,是你让我重新相信了爱情。」
——真是哭笑不得。
我翻开来今年的工作计划表。精神状态不好反而会拖累工作进度。思考了没多久就决定直接给大家放一天假。公司全员一瞬间都在高乎爱我一万年。
我明明记得昨天好像他们还要造反来着?

员工放假,自然老板也放假,我正决定躺在床上美美的睡一觉,不曾想这个时候门铃响了。
——是棋洛的经纪人。
我打开门的那一刻,对于见到这位在棋洛身边把他所有的事项安排的井井有条的人突然地降临有些惊讶。
他提着一大袋的东西朝我打招呼。
“没有打扰到你吧?”
我摇了摇头,示意他进来。
“喝什么?茶还是咖啡?果汁也可以。”
“不用了。”经纪人制止住我去拿玻璃杯的行为。“等等飞机还要飞回去。”
“我想也是。”我笑了。“你也不放心棋洛一个人。”
经纪人露出了一个十分无奈的表情。“那小子烦透了,知道你生病了恨不得丢了工作直接飞回来,被我好说歹说的压住了,结果天天在我耳边闹,感冒发烧很难受,你一个人在家怎么办,万一哭了怎么办……”
“我怎么会哭……”我听的不由地反驳,这个锅扣到我头上不是很想背。
“我也是这样劝的。”经纪人把手里提的一袋子打开,很快的桌子上就摆的琳琅满目,吃的占了大多数。经纪人一边拿一边继续说:“结果那小子说你……
——薯片小姐在别人面前当然不会哭,她只会偷偷的躲起来自己哭。
——我舍不得她哭的。
我听的有些面红耳赤,经纪人倒是无所谓的样子。
“他叮嘱过得你喜欢吃的都在这里了,看看有没有漏的,还有上次想要的手链在那个红色的盒子里。
“他说要是你这样都不笑他就必须飞回来了。”
经纪人说到这里,表情难得的带着忐忑看着我。“你开心吗?”
我突然想起来昨天公司聚餐里的那些控诉。
“其实我想问一个问题很久了,希望你能回答我,这样我就会开心了。”
经纪人挑着眉头看我,示意我说下去。
“你觉得周棋洛结婚好吗?”
“现在再来问这个问题是不是有点太迟了。”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好像是……”
“老实说很麻烦,要求变太多了,不止是每年都要为你筹备专辑,拍电视剧也好拍电影也好,接剧本的门槛加了又加,什么乱七八糟他觉得你不会喜欢的情节都不要,说实话周棋洛随便一个接吻的镜头都能在番一番票房或者涨涨收视率……”
“可我挺有嫁给偶像明星的觉悟啊……”我听到这里终于忍不住回他,身为制作人也算半个圈子的人了,我还不至于那么不分是非。“这些都是假的。”
经纪人笑了。“是假的,假的他也不让你受委屈。为了老婆甩大牌换剧本这种事情,业界应该他第一个吧。
“虽然拍出来的效果依然漂亮的不得了,也还是会有幕后投资的声音说可惜了……”
经纪人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
“好了,抱怨的话说到这里,我觉得那小子结婚很好。”
这番言论让我感到惊讶。
“别这么不可思议,我也是通情达理的经纪人,那小子以前拼了命的往上爬,不是说他不喜欢这些工作,但是总觉得像逼自己,而现在……
“他终于得偿所愿了。”



偶像先生结束拍摄,回国的那天,恋语市下了雪,我裹成了一个球,甚至不用伪装不仔细看都发现不了我。
周棋洛的行程虽然不对外公开,但是不表示粉丝不神通广大,照例的会有很多人去机场接机。
我作为正牌周棋洛夫人挤在他们中间,丝毫不起眼。
不是没有很多记者扒过我到底是何方神圣,但是周先生不止是个偶像还是顶级黑客这件事,让扒我变得难上加难,最后几方商讨下,收了大红包的记者们终于对我失去了好奇心。
手机传来了震动。我打开一看,是棋洛的短信。
——我的周太太在哪里(;´༎ຶД༎ຶ`)
我捂着嘴无声的笑了,一字一字的敲着手机回复他。
——在你的迷妹人群里默默地给你打call。
很快的新的信息便一条接着一条出现在我的屏幕上。
——ψ(`∇´)ψ收到指示!开始寻找周太太中!
——(*╹▽╹*)发现目标!
——接近目标!
哎?
我从手机里抬起头来,正准备寻找棋洛,却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偶像先生抱进了怀里。
“目标成功接收完毕。”
他用下颚轻轻的蹭着我的发旋。
“超级想念薯片小姐!”
偶像先生的怀里十分温暖。我闻着他身上令我眷念味道,开心地笑了。
“那我就是超级无敌想念偶像先生!”
“那我就是超级超级无敌想念薯片小姐!”
突然一瞬间明白了同事们的哀嚎从何而来,如此的幼稚可是又如此的让我动心。
“怎么可以这样!”我带着抱怨对他说:“为什不让让我。”
周棋洛低头一边吻着我一边抱歉的笑。
“不行的。
“在我爱你的这件事情上,必须……
“寸步不让。”

End

2018-02-07 87 2350
 
评论(87)
热度(2350)
© 春日在天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