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缺李

*李泽言x我
*所有的一切剧情以及设定安排皆为作者瞎几把胡扯,切勿怀着专业学术心态看文,博君一乐仅此而已。
*依旧是熟悉的ooc。大糖可能没有,但是我觉得小糖嚼一下还是有味道的。
*如果李太太觉得看的还成,那我就很开心了。



这个星期我第五次撞到李泽言了。
不是那种不好意思不小心的那种撞法,是结结实实的往他怀里撞。
撇开那些因为撞击而导致的头昏眼花不说,被撞之后李泽言三言两语的嘲讽也不说,光是因为这件事闹得华锐上上下下传闻我抱人家大腿,已经让我一个未来即将冉冉升起的制作人之星评价暴跌,连他公司的一个扫地阿姨都能说着不标准的普通话评价道:“那个棕色头发的小姑娘哟,老厉害的,谁不撞专门撞老板。她那个头真会挑人的嘞。”
我越想越气,十分愤怒的甩下企划书。
“这年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谁追男人会硬往他身上撞的,台言都不这么写了!有没有搞错啊!”我拿着下属递过来的热鸡蛋覆着额头,一脸的愤懑。
悦悦好奇地凑过来问我:“老板,那台言都怎么写的?”
“咖啡倒人家身上?”



我从没想过一语成谶。
我站在李泽言的面前不知所措,手里的咖啡有一半的贡献给了他身上那套价格不菲的高定西服。
李泽言微微眯着眼,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表情,整个办公室只有我和他,以及刚刚推门而入的魏谦。
四周连空气都显得很安静。
老天爷你莫不是跟我开玩笑?
其实我的超能力不是预知梦而是乌鸦嘴??
“对……”
“说对不起有用?”李泽言打断了我的话。
“我会尽快赔偿的。”我回他。
魏谦保持在那副推门的姿势已经有段时间了,我没有特意去看他,也知道他的眼神里已经透露出我从未见过如此智障之人的讯息。
“赔偿?”李泽言冷笑一声。“用华锐的投资赔?”
我尴尬极了。事实上公司的那点微薄薪水还不够我喝两轮西北风的,但是做错了事情的毕竟是我。即使是分期付款我也得把事情解决了。
“无论如何,我不能逃避。”我对着李泽言说:“请务必要让我赔偿。”
“出去。”
总裁大人吐出了两个字。
“不行。”我强硬的拒绝。“必须要说清楚关于衣服的相关事情。”
李泽言看了我一眼。
“出去。”他重复道。
“李泽言!你听不听人话的!”
总裁大人往前迈了一步,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我,两个人的距离因为过于接近我甚至闻到了他身上独特的男性气息夹杂着咖啡的香味,我一时间大脑空白。
“难道你就听的懂人话。”他一字一句的回我。“或者说你有观赏男人换衣服的爱好?”
“谁有啊!”我下意识的反驳然后沉默了。
我后知后觉的大脑神经终于开始了运行,它们在我的脑壳里不断地敲打着。
——你可以跑了。
我落荒而逃。
一路跑回了公司。
“安娜姐!除了华锐我们真的就没有别的什么厉害的投资人了吗!”
安娜姐看了我一眼。
“怎么了?你交个企划书交到李总撤资了?”
我声情并茂的复述了一遍刚刚事情发生的起因经过结果。
安娜姐意味深长的开了口:“所以你真的是在追李泽言?
“不得不说,倒咖啡这件事实在过时。”
……
我想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半个月来我利用闲暇空余时间跑遍了全市各大算命场所,从名不见经传只在路边路边摆摊的老江湖到德高望重不轻易出山的大师几乎都碰见了,这个架势只差买一本又厚又重的易经回来自己研究了。
安娜姐有点看不下去了。
“你再乱来我就打精神病院电话。”
“可我真的觉得我们公司风水不好。”
“这种地理位置,跟李泽言八字犯冲!”
“哦?是吗?”总裁大人的声音在我背后幽幽地响起。
我猛地一回头,差点一道符纸就要贴在李泽言的脑门上。
“你弄脏我的西服信誓旦旦的说要赔偿,结果这半个月你就跑去看风水。”李泽言看着我,大有语气越说越重的架势。“我还不知道你的努力向上包括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不是的。”我急忙与他解释。“你交代的任务我都有好好完成,只是业余时间我卜个卦好像并没有违反公司规定吧?”
李泽言似乎是气笑了。
“所以你半个月来,一到下班不见人影,连Souvenir都不去,是去算命?
“幼稚的可笑。”
我幼稚?我还委屈!
“那能有什么办法!我要不是印堂发黑,我就是被小鬼跟到!不然怎么天天往你身上撞!
“你们华锐全体员工都觉得我动机不纯,非要追你。”
李泽言似乎没想到我能在他面前如此的放飞自我,一时间竟然愣住了,过了一会才侧过头轻咳了一声。
“你很闲吗?竟然还有时间听这种这种无聊的传言。”
……
我的刀呢!
我的那把五十米大刀呢!
今天这投资不要了我也得砍死李泽言!
“……我很忙我也不想听的。”
我说完就抬头瞪着他。
李泽言别以为你是老干妈,人人都爱配着你下饭。
全公司估计也没看过老板对着投资方如同吃了熊心豹子胆一样正面刚,一时间鸦雀无声。
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安娜姐站在我背后,清声咳嗽了两声。
“不好意思李总,我们家老板受了点委屈,讲话不太悦耳,她无心的。”
不,安娜姐你误会了,我有意的。
李泽言表情沉了下了,可他最终什么也没有说,点了点头,转身走了。
我那股子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冲劲一下子泄光了,我拍了拍自己的脸。
“完了完了……”
公司员工宛如集体默哀一般,纷纷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从他们沉痛的表情里看出来一句话。
——老板保重。



我行尸走肉一般的飘进了Souvenir,蔡老先生正在乐呵呵的对着窗台上我之前买的绿萝浇水,他看到我,对我说:“老板还没有过来,小姐似乎来的早了。”
我摆了摆手,坐到以往最喜欢的那个位置,整个头趴在桌子上,看着那盆生机勃勃的绿萝苦苦的笑了笑。
“不要紧的,我今天不是来吃晚饭的。
“只是因为这里环境刚好适合我思考人生。”
蔡老先生不置可否,他从厨房端出了一壶水果茶,递到我面前。
“刚好来了就喝喝看,店里的新品。”
不得不说,玻璃壶里面漂亮的颜色吸引住了我的目光,我坐直身子,端起茶杯小心翼翼的喝了一口。
——实在是太好喝了!
“特别棒!”我真心实意的叹道。“第一口就能确定它是我喜欢的口味!”
蔡老先生慈祥的笑了笑。
“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我抱着杯子,欲言又止。最后,想了想,却还是开了口。
“我知道这个问题有些唐突,但是还是想问问您,活了这么久,您有信过命吗?”
蔡老先生微微一愣,他推了推眼镜笑道:“这种问题可不像朝气蓬勃的小姐会问的出口。
“我还记得你第一次来的时候,雄心壮志的想要采访这家店,结果却铩羽而归。”
我也笑了。“以前我看起来是不是特别自不量力。”
“不。”他摇了摇头。“恰恰相反,我觉得这姑娘初生牛犊不怕虎,那个时候,小姐你可不信命。”
“是啊……”我认同道。
力排众议,即使所有人都看坏的结局,我也拼劲了全力把它往好的方向转动。
那个时候,我的的确确的一点都不信命。
一瞬间仿佛武林少侠被打通了任督二脉,我恍然大悟,猛地站起身来。
“谢谢您给了我这么好喝的水果茶,下次我还会过来品尝的。”
蔡老先生摇了摇头。“这份功劳我可不敢领,这是老板特意做的。”
“那正好!”
我头也不回的走出了Souvenir。
“我要当面向他道谢。”



无论何时,华锐的总裁办公室都是最后一个熄灯的,我找到李泽言的时候,他正准备拿起西装外套下班,不过对于我的贸然闯入,他的表情却显得一点都不在意。
“对不起。”我开门见山的朝他道歉。“虽然说对不起真的很没用,但是俗话说的好,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诚恳地为我最近几天浑浑噩噩的生活道歉,也为了上午当面顶撞向你道歉。
“李泽言你说的对,传闻都是无聊的,我为了这种事情上心,身为一家公司的老板,我失职了。”
一口气的把这些话在面瘫总裁面前讲完,我觉得自己的口才又上了一个新的层次。
李泽言看了我一会,最后终于从他的嘴里慢悠悠的吐出了几个字。
“还算有救。”
“那是。”我笑眯眯的回他。“拿了华锐五个亿的投资,不会让你白投的!”
“得寸进尺。”

这个时候,总裁的办公室门被敲响,在得到允许之后魏谦进了门,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李泽言,似乎有话想说。
面对这样的场景,我赶忙道:“你们还有事的话先忙,我走了!”
“不必。”李泽言回我,接着又看向魏谦:“说。”
“好的,总裁。”魏谦点了点头。“根据你的指示,公司关于员工随意乱传不实谣言的规章制度已经改好了,您是否需要过目。”
“不用了。”李泽言说:“明日起开始执行。”
魏谦得道指令后,退了出去,
我傻愣在了原地,刚刚他们在说的是什么?
怎么听的有点像李泽言替我默默地在洗刷冤屈?
不对啊,我今天没撞人,脑子清醒的不得了,不至于产生幻听。
李泽言此时已经穿好了西装外套,走到我身边。
“还站在这里干什么,等天上掉晚饭吗?”
“不是。”我下意识的抓住李泽言的袖口。“刚刚那个是……”
“是什么?”
“就是魏谦说的那一长串华锐公司章程。”
李泽言点了点头。“然后呢?”
他问到我了。
我想了想,最后还是好奇心战胜一切的开口:“那是什么意思啊?”
我看着他,一时间似乎并没有想起这个男人是我的投资方,是一个高冷的近乎不近人情的公司总裁。
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站在我面前,面对我的提问,李泽言眼神难得游移开来,最后却有又依然的把目光定在了我身上。
落地的玻璃窗外是灯火阑珊的城市。仿佛这个男人一般,冰冷的外壳下流淌着脉脉的温情。
“意思是有个傻瓜受了委屈。
“而我不想看到。”

我朦胧之间想起来最近无论哪个掐指算命的大师,都清一色对我摇头的场景。
“小姑娘,你这不是印堂发黑,也没有被小鬼跟到。
“你不过是……
“红鸾星动。”

End

2018-02-04 36 1387
 
评论(36)
热度(1387)
© 春日在天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