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最讨厌的白先生

*别信标题这是个ooc甜文。
*送给我男票。@三途川的鷹羽 
*希望她喜欢,你们也喜欢。


白先生第十次送错花了。
我发在朋友圈里的照片明晃晃的是蔷薇,他却依旧买成了玫瑰。
安娜姐说你不能怪他,这对于白先生来说就像是分辨你桌上的二十只口红的颜色一样的困难。
“可我桌上并没有二十只口红。”
我的桌上只有白先生送的某品牌限量版口红,因为颜色亮的能当探照灯用,目前的地位就像博物馆里的古董,我偶尔的需要拿湿布擦拭它管身上厚厚的积灰。
“但是玫瑰和蔷薇本来就不好分辨啊。”悦悦也劝我。“学长又不是微博上的博物君,能上知天文下通地理。”
“可是我上个星期换了发型他也没有发现。”
“把头发扎起来那次?”
“对,就连韩野都说老板像小姑娘的那一次。”
“难道就没有给他一些提示?”
“有的。”我点头。
我当时站在他的面前,兴高采烈的晃了很久,还说了一句。“我今天有没有什么变化啊?”
“他怎么回?”
白先生说:“你今天比较爱转圈。”
终于,这场白先生的批斗大会,在所有人的哈哈哈哈哈哈中结尾了。



人们常说爱情就是应该要彼此包容对方的缺点,我深以为然,人活一世,并不是所有的角色都是完美无缺的。
热恋期里即使对方是个天下第一的大傻子,也会觉得他智商高的像爱因斯坦。
这是不可避免的。
只不过一旦两个人想要走下去,走的长久,就会在时光的研磨中,发现对方的各种缺点,这时候包容和理解是必要的。
我想我是全天下最深得此道的人。

白先生再遇到我之前,午餐的饭盒里只存在着泡面,泡面,还有泡面。
为了这个男人未来不至于千年不腐,我偶尔的会送午饭过去,但因为他的职业特殊性,这种偶尔十有八九会扑空,于是久而久之的我养成了送饭之前发短信的习惯。
——在吗?今天有想吃的菜吗?
——你决定。
——怎么能我决定呢?万一碰到你不喜欢的怎么办?
——我不挑食。
——白先生真是棒棒哒!但是还是得挑一个的。
——你吃什么我吃什么。

我心平气和的关掉了手机,开始默念遇见白先生之后经常环绕于心中的诗歌。
“莫生气,人生就像一场戏,因为有缘才相聚……”
念不下去了,这一刻我决定跟白先生分手两分钟。
手机的屏幕再度亮了起来。
白先生发了短信。
——外面风大,多穿一件,不要感冒。
别让我担心。
算了,还是分手一分钟好了。



套用现在的流行语来说,我觉得我和白先生的恋爱就是白起虐我千万遍,我待白起如初恋。
但实际上是白先生先喜欢上我的。
我和安娜姐喝咖啡的时候,讨论过这个问题。
“这不公平,书上说先喜欢上的人先输。他应该输给我的。”
安娜姐点了点头。“是的,但是你也喜欢他了,这就不一样了。”
我问:“哪里不一样。”
“这就像存钱,之前是白起往你这里一直存,可后来存够了……”
“他就开始拿钱了?”
“不是。”安娜姐笑了。“该收利息了。”
我觉得她说的有道理。
我在适当的时机跟白先生阐述了这个理论。
白先生从他兜里掏出了银行卡递给我。
“密码是你的生日。”
“我不是这个意思呀。”我一边觉得哭笑不得一边让他把银行卡收回去。
“你刚刚不是说收利息?那也是你的。”
——白先生好像不经意间说出了不得了的情话。
我想亲他的脸,因为认真说话的白先生特别的迷人。
可是踮着脚实在太累了。
“白起,你弯腰一下好不好?”
他很乖巧的听话了。我把自己凑了上去,顺利亲到白先生的我觉得自己真是一个特别体贴人心的女友了。
白先生像是被施了定身咒一样,保持着那个姿态不动了。
“我亲完了,你可以站直了。”
白先生咳嗽了一声,他用手背遮住了嘴巴,看着我。
“你可以再亲一下的。”
“那怎么行啊。”我眯着眼笑了。“作为人民的公仆,不可以得寸进尺的。”
白先生皱了皱眉头,他有些遗憾似的直起了身子,我正得意之际,却不料他竟然速度飞快的抱住我,亲了下来。
“好的,我得寸进尺了。”亲完之后,他抬起头来笑的有点得意,甚至让我联想到他高中时期的那点张狂。
“你这样猥琐公民是不对的,我要报警。”
白先生点头。
“好的,你报。
“我在。”

哦,我忘了白先生是个警察。
他怎么那么讨厌。
我全世界最讨厌白先生了。



我把这个主题思想汇总了一下,准备开第n个白先生批斗会议。
这次朋友同事很冷漠的拒绝我了。
“为什么?我们难道是塑料花友谊?”
“并不。”朋友们摇头。“只是快情人节了,真的不想在吃狗粮了。”
“是的,狗粮吃太多,会报复社会,老板你也不想你的下属是个不遵纪守法的公民吧?”
我只能无奈的宣布白先生批斗大会就此闭会。
但是情人节,介于白先生的优良品格,我去网上找了情侣最该做的一百件事给他。
有了模板的白先生应该能好好执行。
然而事实证明我想多了。
在国家安危面前,没有情人节。
白先生出去任务了。
我一个走在大街上,路边的小女孩扎着可爱的双马尾正在向情侣们兜售玫瑰花。
这一次,我不想要蔷薇,也不想要玫瑰,我只想要白先生。
我走过去,掏出钱包跟小女孩要了一枝。
虽然明知道情人节卖花就是坑钱的,但是节日的气氛之下,我没有男朋友在身边,我也必须得有花。
大概是独自一个人的女孩子买花实在太过奇葩,小姑娘不由地多看了我两眼。
我笑了,接过了的时候解释道。
“不是只有爱人才能送花,你可以送给你自己。”
“意思是单身狗也能过情人节?”
现在的小孩子吃什么长大的,怎么都不懂关爱上一代的?
“才不是!姐姐我有男朋友!帅的一逼,走路自带气场,追他的人能绕地球五百圈。”
小女孩刚刚同情单身狗的目光变成了这女人怕不是智障,但估计她虚我会赖账,所以没好意思把心里想的说出来,只是小声而又认真的问我。
“那他人呢?”
“他……他跟小三跑了。”
小女孩沉默了,眼神又变为了情人节被劈腿真是惨不忍睹。
“为什不去抢?”
“我抢不过啊。”
“那么厉害的第三者?”
“是啊。国家啊,能不厉害?”
小女孩抱着一篮子的玫瑰花跑了,最后给我一个眼神让我自己体会。
——为什么情人节有神经病上街。

我笑着把自己买的玫瑰发上了好友圈。
底下清一色的一排写着又TM秀恩爱告辞,期间夹在着白先生批斗大会与会人员的欣慰留言。
——这次没送错棒棒哒!
我对着玫瑰花小声的说。
“情人节快乐,白先生。”

我走回家的时候,离二月十五号还有不到半个小时。我想我应该吹够了街边的冷风,吃够了别人的狗粮,该回家睡觉了。
只是,在家门口的路边,我停下了脚步,手里的玫瑰花因为拿不稳掉在了地上。
虽然我有可以预知未来的梦,但没有可以为制造幻觉的能力。
所以,真的不是眼花吗?
白起靠在路灯下,低着头,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因为天气有些冷,他偶尔的会抬起来搓搓手,他的脚边放着一个礼物盒子和一大束的红色玫瑰花。
我站在那里,不敢往前。
白起像是感应到了什么,转过头来,他直起了身子,想要张口说什么。
我飞快地跑过去,扑进他的怀里,是温暖的属于白先生的气息,这个男人是真的。
“你不许说好女孩应该早点回家这种话。”我吸着鼻涕,一抽一抽的,哭的连他的身影都模模糊糊的。
“我没说。”白先生回我。
“不是有任务吗?”
“提前完成了。”
“你不要命啦!”
“要。”白起一边用袖子给我擦眼泪一边说:“你在,我怕死。”
“那你站了多久了。”
“不久。”
“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白起有些无奈的笑了。
“我说手机没电你信不信。”
“你傻啊!”我气不打一处来,往他身上狠狠地打过去。“你不是有超能力吗!不是在风里可以感知到我吗?为什么不这样做啊……”
白起沉默了一会。
“你发的情侣要做的一百件事,上面写的试着在她家楼下等她,给她一个惊喜。”
没脾气了。
“白起你这个人特讨厌。你怎么那么讨厌。”
“对不起。”
“谁要你道歉啊!”我哼哼唧唧。“我心疼你啊!大冷天的等什么啊!你不会变通的啊!”
白先生抱住了我。
“不会,碰到你就一直是这样了。”
这锅凭什么我背,我气得又想踢他又想锤他。
白先生制止了我。“别打,你力气小手会疼。”
“白起,我跟你说。”我在他怀里翁声翁气地抱怨。“我真的是在这个世界上最讨厌你了。”
“我知道,你高中的时候就没敢看我。”
“对,你要是站在我面前,我就跑的远远的。”
“所以,我没出现。”白先生回我。
“弱智,白痴,笨蛋。”我反击三连,“为什么我跑你不会追啊。”
“追了。”
“哪有?”我抬起头来看他。
昏黄色的灯光下,他的眼眸里是炽热的火。
“我追上了。”
……
全世界我最讨厌的是白先生。
全宇宙我最喜欢的还是白先生。

End


2018-01-30 108 4514
 
评论(108)
热度(4514)
© 春日在天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