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爱你

*许墨x我
*婚后设定,跟之前的文是同一个系列的。
*依旧熟悉的ooc熟悉的作者。
*是个糖,放心吃。


我走进办公室的那一刻,悦悦正在义愤填膺的拍桌子。这个小学妹平常一副嘻嘻哈哈的样子,从来没见过她这么生气过。
“怎么了。”我凑过去询问。
“老板,你回来啦!”悦悦没说话,反而是站在一旁的顾梦开了口,我点了点头示意,又道:“午休时间,不开开心的吃饭聊八卦,谁又惹我们可爱的悦悦生气啦!”
结果,我话音刚落,悦悦就抬头义正言辞的对我说:“老板,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哎??!!!
难不成这小丫头失恋了?我拍了拍悦悦的肩膀,故作老成的咳嗽了两声。
“俗话说的好,天涯何处无芳草是不是……”
在旁围观了许久的安娜姐在我话出口的那一刻,就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你这个人……”她摇了摇头。“不要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就随便乱开口。”
我听的倒是越发的不理解了。
估计是我那个充满了疑惑的表情实在太惹眼,安娜姐难得有心情的开始跟我解释起来龙去脉。
原来是失恋的不是悦悦,而是她的好朋友,准确来说也不算失恋,只是悦悦之前看着男方死缠烂打的追自家好朋友,追的叫一个惊天动地,深入人心。结果追到手以后,这恩爱还没秀几天呢,男方就从热恋期直接过渡到了冷淡期。
“是不是就像安娜姐说的那样,没有傻瓜会给钓上来的鱼再喂饵,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悦悦最后愤怒的总结。
“也不一定?”我干笑了几声,又安慰她道:“电视台做了那么多情感类的节目也有恩爱到最后的啊……”
或许是这个话题实在是经久不衰,我话音刚落,整个办公室就开始了七嘴八舌的讨论。
“其实这世上,总是有情有义的少,无情无义的多。”
“久处之厌莫若只如初见,有时候两个人长久的在一起了,也会相看两厌的嘛。”
我越听越觉得大家的思想未免太消极,正准备说点什么让所有人相信相信爱情,却不料,他们已经把话题转移到了我的头上。
“所以,老板你也要注意啊!”
“啊?我吗?”我指了指自己,一脸茫然。
为什么会扯到我。
“虽然老板美若天仙,但是家花不如野花香啊老板。”
“虽然你夸我长得好,我很开心,但是涨工资就别想了……”
就连过来人的安娜姐都不忘安慰似的拍了拍我的肩膀。
“他们说的很有道理,你可以听听看。”
……


我下班回到家的时候,闻到了特别诱人的饭香,估计是教授先生比我提早回来,所以进厨房煮饭了。
说实话,虽然我一个人生活了很久,但对于烹调这个技能却修炼的不到家,不能说难吃但是离好吃却也差个档次。
而相比之下几乎万能的教授先生在这方面做的却颇为得心应手。
我曾经很认真的问过许墨你还有什么不会的。
“我有很多不会的,你可以慢慢发现。”他是这样回我的。
有个才华横溢的先生,真是能让我分分钟产生自己是智障的挫败感。
好在,这种挫败感产生不久就可以被美食抚慰。
我坐在饭桌上安静的等着投喂。
许墨端着盘子出来的时候,照例的先把饭菜放到了桌上,接着走过来亲了亲我,说一句工作辛苦了才会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估计是今天中午的话题实在是太深入人心,我竟然在许墨亲我的那一刻,脑袋里浮现出了一个想法,他会这样不厌其烦的做一辈子吗?
这样的感情能持续多久呢?
“发生什么事了?”这时,教授先生温柔地开口问我。
“哎?”我反应过来抬眼看他。
“眉头。”许墨伸出手指了指。“皱起来了。”
“这么明显吗?”我有些不知所措。
许墨笑了。“我说过的,你在我眼里的一举一动我都记得。”
我把今天公司发生的事情一字一句的跟许墨说了。
最后,却没有说出那些同事对我讲的话。
令我没料到的是,许墨竟然笑了。
是那种真心实意的笑,连他如深潭一般的眼眸都能溢满的笑意。
“我没有想到我的太太除了喝醉以外,还能看到你对我撒娇。”
我听的站起身来,急忙走到他面前,摆着手对他来说:“我不是撒娇,只是这个问题不觉得很有道理吗?”
许墨坐在椅子上,抬着头看着我,他也伸出手来一把握住我的,十指紧扣。
教授先生眉眼皆弯的点头。
“嗯,太太说不是就不是。”
许墨这个人怎么那么讨厌!
我心里突然起了一股气,但是无处可发。
教授先生却仿佛没看到我生气一般,他开始一边漫不经心的玩着我的手指,一边说:“事实上,的确也有那种得到了就不会去珍惜的人,世界上那么多人并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对爱情有着忠贞不渝的观念,或者说在荷尔蒙的影响褪去之后,看的更多是那个人的缺点。
“用你们小姑娘喜欢的话怎么说?
“只怪自己当初瞎了眼。”
我被许墨嘴里突然蹦出的这种好像完全不属于他的台词给逗笑了。
笑过之后,我却又很认真的低头看他。
“那么你呢?”
“我?”
许墨看了我很久,终于站起来把我拥进了怀里,我听见了这个男人微微的叹息,虽然轻的如同羽毛,却还是让我为之心颤。
“我舍不得。”
“你是我和这个世界抢过来的。
“为什么要放手?”
虽然恋语市已经到了冷的令人发抖的冬天,可我还是被这个男人猝不及防的情话给弄得面红耳赤。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的。
“哪有结了婚的还说这种话。”
许墨低头吻了一下我的头顶,又带着笑意回我:“刚才还在担心我久了就会看厌她的小姑娘是谁?”
我哼哼唧唧的企图反驳,但不幸因为找不到台词而失败。
“不过他们的观点也不算完全错误。”许墨继续对我说:“因为有人说过人将同等强度的爱意保持一分钟以上是不可能的。”
“所以……”
我抬起头来看他。
只听这个男人声音温柔的对我说。
“所以我爱你,有增无减。 ”



因为教授先生的情话说的太漂亮,我睡觉的时候觉得格外的安心,甚至窝在他的怀里踏实的睡了个好觉。
第二天起来,我突发奇想对着许墨说。
“你陪我去烧香好不好?”
说完,自己却又笑了,对于一个拥有超能力并且做着科学研究的人来说,鬼神之说好像并不是许墨所喜欢的内容。
却没想到,教授先生点了点头,对我说了一个字。
“好。”
我有些惊讶,甚至在去往寺院的路上这种惊讶都没有消散。
许墨转过头来询问我。
“总觉得你不像是会迷信的人,应该对于这种求神拜佛不感兴趣。”
“怎么会呢。”许墨说:“佛学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一种哲学理论。
“更何况,是许太太要求的。”
我想起以前他对我说的话。
——即使你放辣椒我也吃的下去。
“想不到许教授是这么没有原则的人。”我不禁的朝他打趣道。
“我反而比较好奇,在太太面前为什么要有原则?”
教授先生如此回我。

说起来烧香这件事与其是突发奇想,其实也不尽然,之前拍摄节目的时候就存了点心思,听说这里的签很灵验。我想如果真有神明在上,我前半生过得不算太好,所以日子安稳下来,反而想要感谢命运。
只是我不知道的是,一进了大殿,许墨竟然熟门熟路的跟小沙弥打起了招呼,甚至有类似长得像得道高僧的人出来跟教授先生攀谈起来。
“恭喜了。”方丈深深看了我一眼却向许墨道贺。
“三千世界,芸芸众生,你终于成了凡人。”
说完,他就告辞离去。
我扯着许墨的衣角不解的问他。
“你以前的人类观察还包括逛寺庙?”
许墨低声道。“碰巧。”
“其实我还是很好奇,你会不会信这个?”
许墨摸了摸我的头。
“不会。
“我只信你。”
佛堂外飘起了初雪,远远的望去,人头攒动的皆是虔诚的信徒。
我别无所求,我只是来还一个愿。
有生之年,幸无错过。


End


2018-01-28 22 823
 
评论(22)
热度(823)
  1. 莫里哀春日在天涯 转载了此文字
    真情实感
© 春日在天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