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

★婚后设定!属于许太太的日常二三事系列!

★天马行空,瞎几把乱扯淡。

★许墨&我
★虽然依旧ooc但依旧是个甜饼。


我觉得我醉了。
公司年会上,被属下一杯接着一杯往嘴里灌的时候,我脑袋里还回旋着教授先生对我的提醒。
“别喝太多。”
只是,年终最后那个节目做的实在太辛苦,大家神经紧绷了那么久好不容易得来了成果,这样的事情不大肆庆祝根本说不过去。
一点一滴的看着公司的所有人陪着自己被认可,实在太艰辛了。
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在小声的说。
——就那么放松一下应该不要紧的。
所以,喝醉了好像就变得顺理成章了。
安娜姐把许墨叫过来的时候,我安安静静的,根本看不出喝醉了的样子……
直到他走过来,我感觉到了令我熟悉又安心的气息。
我一跃而起,搂住教授先生的脖子,吧唧就亲了一口。
全场突然安静。
我感觉到了许墨身子稍微的僵硬了一下。
我咧开嘴嘿嘿的像个智障一般的笑起来。
安娜姐无奈地叹了口气,拍了拍教授先生的肩膀,似乎从口型里要说出受累两个字。
可是,我不开心。
我拍开了安娜姐的手,站到了许墨的面前。
“你们不许动他,也不许碰他。”
安娜姐应该不屑跟我一个喝醉的人计较,她退后了两步,做出双手投降的姿势,用哄小孩的语气对我说:“保证谁也不碰你家的教授先生,开心了吧?”
“这还差不多。”我得意的拉着许墨的手炫耀,求着他夸奖我。
“我做的棒不棒!”
许墨那双眼睛,深邃幽沉,敛着大片光华。
过了半晌,他才摸了摸我的头。
“很棒。”
教授先生就说了两个字可是我突然很委屈,或许喝醉酒的人不需要什么原因就能情绪转换的飞快。
我的鼻子酸酸地吸了吸,用手又揉了揉眼睛,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的看着他。
安娜姐在不远处对着许墨说话,模糊之间只听见快点把这个麻烦带走。
许墨应了一声,牵了我的手要准备离开会场。
可惜,我突然蹲了下来。
胳膊朝着他伸过去,一脸无赖地对他撒娇。
“宝宝摔倒了!要教授先生抱抱才能起来!”

“她要是酒醒了,一定会想撞墙。”安娜姐失笑道。
许墨没有说话,只是俯下身子把我抱了起来。
我像是奸计得逞一般嘿嘿嘿地又傻笑了起来。
安娜姐彻底看不下去了,示意许墨快点把我带走。



被教授先生抱上车的时候,我还是维持着一副傻狍子的笑容看他。许墨帮我系好了安全带,我显得格外受用且高兴,甚至哼起了歌。
“许墨!”
“我在。”他耐心的应我。
于是,我又叫他。
“许墨教授!”
“我在。”
我伸出手指晃了晃。
“你想我叫你哪个?”
“哪个都好。”他低头凑近我,有些冰冷的手指攀上我的脸颊,轻轻地摩挲了一会。
“难受吗?会不会头疼。”许墨的声音放的很低,轻的像羽毛,可是又格外的温柔。
我努力想了想。
“许墨,我是不是喝醉了?”
“嗯。”他亲了一下我的额头。“小醉鬼。”
“可是我觉得我没醉啊?”我据理力争。
“一般的情况下,喝醉的人都会重复着自己没有醉的台词。”
我摆着手反驳。
“不许跟我说研究!我智商低听不懂。”
许墨笑了,虽然笑的很轻,可是被我听到了,我不服气的问他:“笑什么!”
“许太太,这并不是研究,这是一般常识。”
“常识是什么?好吃吗?”
“没你好吃。”
我仔细思考了一下,大脑一片混沌。最后支支吾吾的回他:“我不好吃。”
“很遗憾。”许墨说。“许太太好不好吃这件事,由许先生决定的。”
“这是专制!我没有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许墨!
“霸道,小气。
“你变了许墨。
“以前当我是小公举,现在当我黄脸婆。”
我突然开始哼哼唧唧的控诉。
“这都是哪里学来的……”许墨听的,无奈地对我摇了摇头。
我颇为得意,感觉自己分分秒秒就能上天!
“之前电视台做情感类节目,我去观摩学习时候看到的!”
许墨伸手过来摸了摸我的头。
“许太太活学活用,非常棒。要不要什么奖励?”
“要许先生亲一口。”我回答的很快,许墨却沉默了。
只不过,喝醉酒的人并不一定需要旁人的配合,我自己就能搭个台子继续唱戏。
于是,回家的路上,我只做了两件事。
要亲亲和傻笑。
这种宛如鬼打墙的行为,直到许墨把我抱下车的那一刻还在持续尽行中。而到了家之后,我又在期间添加起各式各样的奇怪的问题。
比如……
“教授先生,为什么大熊猫是黑白两色的?”
“因为需要伪装和交流。白色可以隐藏在类似下雪的环境里,而黑色则可以隐藏于树荫之中,不过黑色的耳朵更多是为了威慑天敌和同类之间传递信息。”
“不对啊!”我拉住许墨的大衣领子。“明明是为了显瘦!”
……
许墨把我放到了床上安置好,点了点头。“或许太太说的有道理。”
“那你知道为什么熊猫那么胖吗?”我继续追问。
“因为熊类体型,而且熊猫需要增大体型来保护自己,虽然看起来胖,但是那些严格意义的来说并不是脂肪而是肌肉。”
“不对!不对!”我拍了拍床,神情激动的反驳。“因为熊猫白错了地方!”
许墨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熠熠生辉的双眼,最后,他转头用手挡住了脸,默默地笑了起来。
我很少看他笑的这么开心,一般来说我见到的教授先生笑起来都是眉眼微弯的莞尔。不像现在这样,如冰封雪域里的一点亮色,似云破天开的阳光。
从眼底到面上都浮现着笑意,那些隐秘的温柔和热情都被带了出来。
笑声低沉入耳。
我感觉脑袋又开始晕乎乎的,只能拼命的摇头。
许墨笑够了,蹲了下来,握着我的手同我保持视线平行的看着我。
“原来我太太那么聪明,什么都懂。”
我有点被夸的不好意思了。
“一般一般,世界第三。”
许墨伸手摸了一下我的脸,站了起来,转身出了卧室门,我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
虽然脑袋不清醒,但是本能上却觉得跟着教授先生总没错。
许墨站在厨房正等着水烧开,手边的玻璃杯里已经放好了从橱柜拿下来的蜂蜜。
教授先生见我过来,停下了手边的动作,转过身子哄我。
“回去好好躺着好不好?”
我摇头。
“你都还没亲我!”
许墨哑然,抬手捏了捏我的脸。
“怎么办?为什么喝醉了那么会撒娇?”
我呆呆的看着他。
“不亲也可以,抱抱行不行。
“我要求很低的。”
“那可不行。”许墨义正言辞的拒绝了我请求,我失望的低下了头,却在这个时候被教授先生捏住了下巴,抬起,然后他吻了过来。
撬开了齿关,长驱直入。
好像被亲的更加头晕脑胀,许墨刻意压低的声线格外的撩人。
“许太太,我要求很高。”



次日,早上起来的时候,我迷糊的脑袋里充斥了我是谁我在哪里我要去往何方的哲学问题……
印象里好像被许墨喂过醒酒的药,也喝了蜂蜜水。可到底还是宿醉了,浑身都不太舒服。
我一边呲牙咧嘴的一边捞起了床头的手机,我发现安娜姐早前发来了一个视频,我漫不经心的点开看……
我彻底醒了!!!
这个视频里撒娇要抱抱的女人是谁啊!!能丢出去吗!!这一定是来自某种东方的神秘力量后期出来的吧!!
安娜姐在视频后面还不忘跟了一句无情无义的话。
「想要我销毁证据,好好工作,必须让我满意。」
……
我愤怒的打开了好友圈,编辑文字,按了发送。
「假酒害人!!!!」
很快就收到了花式的回复,而其中教授先生的最为显眼。
许墨:以后只准许太太在我面前喝酒。

End

2018-01-21 23 811
 
评论(23)
热度(811)
  1. 殳翊春日在天涯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
  2. 小莫里里春日在天涯 转载了此文字
    可爱
© 春日在天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