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太太的日常二三事

@Dears汤包  @蟹黄灌汤包 谢谢宝宝借我你的号上去看故事,给你写个许墨么么哒。
*婚后设定注意!
*虽然ooc,但是它是个糖。



恋语的冬天冷的非常快。好像前两天还炎热的让人恨不得躲在空调房里不出来,这几天气温就低的让我瑟瑟发抖,摄影棚里倒是还能忍受,毕竟灯光一照就暖烘烘的,反倒是出了棚子大家均是浑身一抖,恨不得立马有个哆啦A梦的任意门,开了就到家了。
安娜姐看我一个人下班高峰期还挤地铁实在是太可怜,于是决定开车载我回家,我自然是千恩万谢了一番,等下了车,安娜姐又探出头来。
“你那个教授先生什么时候有空?”
我一愣,头上出现了无数个问号。
“怎么了?”
安娜姐无奈的看着我叹了口气。
“就知道你会忘,特地提醒一下伟大的制作人,下期节目的顾问。”
我恍然大悟的拍了拍额头。
……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可是,我有好几天没看到他了……”
安娜姐听后表情变得凝重。
“怎么鱼钓上来就不给鱼喂饵了?”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笑了笑,努力替家里的教授先生洗白。
“新的研究项目到了关键时刻,他忙点很正常的啦。”
“最好是……”安娜姐哼了哼道:“等他有空了,还是要提一下,我们也做一个两手准备吧。”
我连忙点了无数下头以示忠心。
“我回家就看资料,寻找备用人选。”
安娜姐满意的嗯了一声,最后嘱咐我一句。“一个人在家注意安全。”才开着车走了。

我抬头朝着天空呵了一口白气,努力的回想。
——有多少天没见到许墨了啊……
这个问题萦绕在我的脑袋里好久,直到是洗漱完躺在床上的那一刻我还在思考。
其实,也不是完全没见到面。比如说我半夜睡得迷迷糊糊的,还是能听见许墨去了浴室悉悉索索的声音,我记得自己起了半个身子,揉着眼睛迷迷糊糊地问他:“回来了啊……”
然后是什么呢?
教授先生从浴室出来整个人热气腾腾的把我抱住,一边亲了亲我的额头一边抱歉地说:“对不起,是不是吵醒你了?”
“还好……”我打了哈欠。
“困了就快睡……嗯?”教授先生拍着我的后背像哄小孩子一样的,声音又柔又慢。
我渐渐地睡了回去,我最后一句话同许墨讲的是什么?
我竟然想不起来。
……
第二天起来,床头柜上赫然出现了一个我从没有见过的小礼盒,底下压了一张贺卡,我拿起来,打开一看,上面是许墨漂亮的字体。
「新节目我看了,很棒。给优秀的许太太挑了一个奖励,还望喜欢。」
我拆开了丝带,就看见蓝丝绒盒子里头静静地躺了我心心念念的一款新上市的项链。
——是十分难买的限定款。
我努力地回忆了下自己在最近的各大社交网站的动态,似乎没有表达过自己对于这件物品的过多的关注。
无所不能的教授先生是从哪里知道的呢?
我表示出了万分好奇。

于是,趁着今天行程未满,我决定突击一下教授先生。
许墨的授课表很早的就被他发到了我的电脑上,还贴心的注明了哪些课我可以蹭哪些课来了我会打瞌睡以及哪些课我去了很有可能会被围观。
我掐指一算,今天的课属于可以蹭且不会被发现的范围。这样的机会实在太难得了,我决定有困难要上,没困难创造困难也要上。
只是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
教授先生的课竟然能满成这样!
偌大个阶梯教室满满的都是人。就算是这年头崇拜天才超过了明星也不至于是这个场景吧?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接近了饱和的教室还在继续还往里头挤的学生们。
目测了一下,女生还特别多……
我小心翼翼的找了个还能努力再挤一个的阶梯,屈膝坐了下来。
旁边的同学已经开始叽叽喳喳的讨论起来。
“好不容易今天没上课,特地来听许教授的课。”
“就着许教授的脸我觉得我今天能多吃五碗。”
另外一边的女生转头看了过来。
“你忘了我校名言了?
“今天少吃一口肉,明天许墨躺你床。”
……
等等?????
我应该庆幸我现在没喝水吗?这是什么惊世骇俗的名言。
“那个……”我小心翼翼的开口。“我听说许墨教授好像已经结婚了哦?”
“是啊。”青春美少女翻了白眼。“新学期开课的第一天,就看见许教授的结婚戒指了。”
“虽然教授不爱多说私事,但是只要讲到我太太三个字。
“我感觉八千里的云和月都柔了许多。”
不得不说,当代大学生的文采还是可以的。
“每天狗粮吃到饱。”大家开始热泪控诉了起来,主题是那些年许教授给我喂过的狗粮。
“什么今天天气很好,我太太出门的时候说要去散步,所以你们也记得多多出去走走,看看风景。”
“还有上次下雨了,教授突然叹了口气,有人关心问了句,教授说我太太像小孩子丢三落四的,不知道有没有带伞。”
“哎……”说道这里,刚刚还晴空万里的群众们现在头顶一片乌云密布。
“许太太上辈子拯救银河系了吧??”
许太太拯没拯救过银河系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拯救过一家快倒闭的公司……
原来许墨平常上课是这样的吗?说实话,有点小开心。
我刚想要问更多,就看见所有人像是收到了指令一样的突然安静下来,然后教室的门被推开,许墨走进来跟大家打招呼。
估计是从实验室直接过来的,他的白大褂还没来得及换下来,手里夹着的书本被他轻轻地放到了桌上之后,翻了开来。
“想做许教授身边的一本书……”
我听见了窃窃私语都夹带的感叹。
许墨的手很好看,十指修长白皙,无论做什么都又合衬又养眼。
比如按着相机的时候,拿着试管的时候,摸我头发的时候以及……
停停。
我一个已婚妇女,脑袋里的思想怎么突然多了那么多不可描述?
许墨的课还在讲,我好久没听了,撑着脑袋,左耳进右耳出的,只觉得冬日里难得的阳光为什么不出去喝喝下午茶,或者躺进暖暖的被窝里冬眠一下……
等我被一阵好奇声惊醒的时候,周围已经冒出了都是八卦的眼神。
前排的学生还在提问,虽然我错过了前面几句话,但是根据后面的还是能推断出来……
“顺风顺水的许教授人生有没有遇到什么挫折?”
很显然,许墨点头了。
所以才有刚才的那些惊叹。
一般来说天才都比较烦恼的是孤独求败?还是顶端的寂寞?
但是许墨笑了笑。
“我太太每次来听课,无论我讲的是什么,她好像都会睡着。”
所有人哈哈哈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只有我沉默了……
瞌睡不是你想打……想打就能打。
有胆大的男生开始起哄。
“这么说教授的魅力再大也抵不过周公啊!”
许墨点头,表示同意。
“我在我太太面前,一直都是她吸引我。”
起哄声更大了……
要不是人多,我挤不出去我早跑了!
“好了。”许墨拍了拍手。“每天奖励的问题已经回答完了,我要接我太太下课了,祝大家今天也有愉快的一天。”
接着,在所有人不是吧,有没有搞错的神情中,我看着许墨一步步的朝着我走过来。
他每一步都走的很慢却又很稳。
直到出现在我的眼前,他朝我伸出手的那一刻,我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乖,楼梯凉,下次别坐这里了好不好?”
我抬头望着他,望着他本该清冷的双眼微微的向外渗透着暖意的光。
“怎么……发现我的……”我的声音低的像私语。然而他却听见了。
许墨弯了眉眼。
“许太太觉得呢?”他把我拉了起来,带离了人潮涌动的教室。
直到被户外的冷风刮过,我才从迷迷糊糊的状态里醒过来,我刚刚好像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教授先生带离了教室???
完了完了!
“我以后还怎么上你的课啊!”我抱怨道。
许墨停下了牵着我的脚步,把我抱在了怀里。不得不说,穿着毛衣暖烘烘的许教授真好埋啊……
他的手替我微微地理了理头发,低下头用鼻尖蹭了蹭我的,就又轻轻的笑了起来。
“为什么要跟一堆人挤着听我的课,单独给你授课不好吗?”
说完,伸手把我的手揣进了他的衣服口袋。
见我半天没回应过来,教授先生又加了一个音节问我。
“嗯?”
不行……教授先生这招杀伤力太强,我军全线崩溃,敌人强大不是我怂。
“好……”最后我举了白旗投降。
“乖。”
我知道的,这个男人耐性十足,即使你觉得他做事不急不慌,可最后他总是能得到他想要的。
“对了,我突然想起来。”虽然是战败了,不过我经常输着输着也就厚脸皮了,自然不会太在意。
“早上的那个礼物是什么时候买的啊?”
“喜欢吗?”许墨认真地问我。
“喜欢。”我回他。“就是觉得许先生好厉害啊!怎么知道我想要的东西!”
许墨认真的思考了一会。
“为什么不会知道呢?”他反问我。
我听见冬日的恋语市这个男人清冷的声音里飘落在大地之上。
“科学家对于感兴趣的课题总是会专研的很细致。
“而你……
“是我永远且唯一的课题。”


最终,课题小姐今天也完美地忘记了安娜姐的嘱咐,沉浸在了教授先生为她所织的甜蜜的网中。
也许,这就是最好的爱情了吧。

End

2018-01-18 31 1035
 
评论(31)
热度(1035)
© 春日在天涯|Powered by LOFTER